您的位置: 太原信息港 > 历史

绝品神医第675章必须弄清楚的问题

发布时间:2020-01-23 20:12:05

绝品神医 第675章 必须弄清楚的问题

阿米尔汗和湿夜煞被困在了地下室的两根柱头上,两人的身上都有被刑讯逼供的痕迹,很是狼狈。看见这样的情景凌枫一点都不意外,落在有暴力倾向的薇薇安的手里,阿米尔汗和湿夜煞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看见凌枫和迦陀莎进来,薇薇安将手中的皮鞭放了下来,她有些气恼地道:“这两个家伙不是一般地顽固,我的手都抽酸了,他们什么都不说。”

凌枫和迦陀莎走了过去。

阿米尔汗和湿夜煞的视线也落在了凌枫和迦陀莎的身上,两人的眼眸中都充满了仇恨与敌意。两个来自煞忌利教的杀手本来是来刺杀凌枫和迦陀莎的,现在却落在了凌枫和迦陀莎的手里,两人的心中肯定不甘心。

“你们都会死!”阿米尔汗神色狰狞地道。

凌枫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很多人对我说过同样的话,可我现在还好端端地活着。你最好还是想想你自己的处境吧,告诉我想知道的,然后我放你们走。”

“呸!”阿米尔汗向凌枫吐了一口口水。

凌枫及时地躲开了,那一口混杂着血丝的口水擦着他的脸飞到了他身后的墙壁上,黏糊糊的一团,很醒目。

“混蛋!”薇薇安一皮鞭抽在了阿米尔汗的脖子上,后者的脖子上顿时多了一条鞭挞过的血痕。

阿米尔汗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凌枫走到了湿夜煞的跟前,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你们还有同伙吗?”他这个动作就像是电影里面的反派,擒获善良而美丽的女主角之后出手戏耍,真是下流得很。

湿夜煞突然用额头撞向了凌枫的鼻梁。不过没等她的额头靠近凌枫的面门,凌枫的手就落在了她的脖颈上,她的脑袋怎么也没法再撞过去了。

就阿米尔汗和湿夜煞的这种反应,薇薇安没有审问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便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泰格指着放在桌上的一只盘子说道:“那是从他们口中拔出来的,他们有自杀的准备。”

凌枫看见了那只盘子,也看见了盘子之中的两颗牙齿,还有豌豆大小的胶囊。那是自杀胶囊,这种自杀胶囊所携带的毒素能在几秒钟之类毒杀人体的神经系统,让心脏停止跳动。

阿米尔汗和湿夜煞显然是做了最坏的打算的,一旦他们失败被擒获,他们就会咬碎藏在牙齿之中的自杀胶囊自杀。他们就连死都准备好了,又怎么可能惧怕刑讯逼供呢?

幸好泰格的经验丰富,趁着阿米尔汗和湿夜煞昏迷的时候拔掉了他们的毒牙,不然这个时候阿米尔汗和湿夜煞已经变成一个大麻烦了。

这时湿夜煞的视线落在了迦陀莎的身上,她看着她的眼睛,眼神很眼神很阴冷,“迦陀莎,你背叛了煞忌利教,背叛了老师,你知道你是什么下场。你的灵魂已经堕落了,你会下地狱的。”

迦陀莎冷笑了一下,“我会下地狱,但不是现在。倒是你,你应该考虑一下是现在下地狱,还是将来下地狱。”

“杀了我!”湿夜煞冲着迦陀莎吼道:“这是你唯一能做的事情!”

“你会死,不过不是现在。”迦陀莎说。

看两个漂亮得过分的印度女人吵架真的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哈哈哈……”湿夜煞神经质地笑了起来,“这个叫凌枫的男人给了你什么?是他满足了你的欲望吗?还是他给了你从没有拥有过的金钱?你就是一个天生的不可接触贱民,一个下贱的婊子!难怪老师说,如果不是因为你的父亲,你就连做他的弟子的资格都没有,而你也是不可信任的!”

迦陀莎一脚踢在了湿夜煞的小腹上,湿夜煞的腰身顿时躬了起来。迦陀莎收腿,右手在靴子里抽出了一把小刀,二话没说,踢人的腿还没落在地上,她手中的小刀就噗嗤一声扎进了湿夜煞的小腹之中。

骂人会付出代价,不过湿夜煞所付出的代价未免也太大了一点吧?她也就骂了迦陀莎一句婊子,迦陀莎就给了她一刀!

凌枫算是弄清楚了,他的两个女保镖,薇薇安有很严重的暴力倾向,而迦陀莎就不止是暴力倾向了,她有很严重的杀人倾向!

迦陀莎抽出了她的小刀,鲜血顿时从湿夜煞的小腹上涌冒了出来,瞬间打湿了她的衣服和一部分裤子。她穿的是牛仔裤,很紧身的那种类型,这让她的腿部的线条显得很性感。

暴力与女色,永远都是让男人兴奋的诱因。

不过现在可不是欣赏湿夜煞的好身材的时候,她故意激怒迦陀莎的目的就是想让迦陀莎杀了她,而迦陀莎杀不杀她这是谁都没法判断的事情,她兴趣来了,手一挥,湿夜煞的咽喉就有有可能多一条拉链一半的伤口,或许心脏部位就会多一个喷泉也似的血窟窿。

“不要!”凌枫一把拉住了迦陀莎,“现在还不能杀她。”

迦陀莎说道:“你放心吧,她死不了,我扎的是她的肠子,没扎重要的器官。”

多么有分寸的女人啊,她只是扎一下肠子,没扎肝脏或者肾脏什么的。

凌枫有些无语地道:“你们都出去吧,我来处理。”

薇薇安说道:“我留下来帮你,这可是体力活,而且有两个目标……”

凌枫打断了她的话,“你也出去吧,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要进来。”

薇薇安还想说什么,泰格却拉住了她的手,大步就走出了地下室。雷洛、兰特思和贝雷德也相继走出了地下室。他们没有问凌枫需要什么帮助,也没有问凌枫要怎么做,他们只需要照凌枫的话去做就行。原因很简单,凌枫付给他们丰厚的薪水,是他们的老板。

迦陀莎将头凑到了凌枫的耳边,低声说道:“如果你有能力让他们开口的话,问一下乌卡扎在什么地方。”

凌枫的心中一动,“乌卡扎是谁?”

“一个煞忌利教的联络人,他一直在追查汉娜阿姨的下落,同时也负责安排和接待煞忌利教来欧洲办事的教徒,他的身份很重要。”迦陀莎说道。

凌枫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也出去吧。”

迦陀莎也离开了地下室。

“那个婊子对你说了什么?”湿夜煞的语气里充满了轻蔑的意味。她的小腹还在流着血,可她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仿佛流的是矿泉水,而且是别人瓶子里面的。

“如果你想激怒我的话就不用费神了,我的目的很简单,我也会达到我的目的,反抗也是没用作用的。”凌枫淡淡地说道。他将湿夜煞的牛仔衫和里面的针织衫撩了起来,他看见了迦陀莎留在她身上的伤口,平坦娇嫩的小腹上有一个刀口,不是很大,鲜血不断地从里面流出来,打湿了她的肚脐,还有她的裤腰,就连小裤的松紧带也被染成了血的颜色,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你想干什么?滚开!”湿夜煞愤怒地吼道,她抬脚想踢凌枫,但她的脚被绳子捆着,根本就动弹不得。

凌枫却没急着审问她,而是取出几根银针扎在了她的小腹上,给她的伤口止住了血,然后又捏开湿夜煞的下颚,强行给她喂服了一颗大病丸。

迦陀莎虽然没有扎她的要害,但就刚才那种失血量,没等他审问出什么东西来,她有可能就失血性休克了。

处理了湿夜煞的伤口,凌枫走到了阿米尔汗的身前。

“你不敢杀我们,我没说错吧?你这种身份的人只能将我们交给英国警方,我们在英国没有案底,我们会被遣返回印度,我们根本不会被关多久,只要我一出来,我告诉你,我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杀了你!”阿米尔汗凶狠地道。

“说完没有?”凌枫说。

“我要杀了——”

这一次却没等阿米尔汗说完,凌枫忽然一掌劈砍在了阿米尔汗的脖子上,后者的脑袋一歪,顿时失去了声音。

凌枫回到了湿夜煞的身边,他的眼神微微地明亮了起来。

这是使用催眠术的征兆,他之所以不选择阿米尔汗,是因为男人的意志力往往要比女人强悍得多。而意志力的强弱,直接关系到他的催眠术效果。经过刚才的一段时间的观察,他确信催眠湿夜煞会比阿米尔汗容易得多,他也会省不少内力和精神力。

“湿夜煞,你今年多大了呢?”凌枫看着湿夜煞的眼睛,开始了他的第一个问题。

“你疯了!”湿夜煞嘲讽地道:“你像个小孩!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告诉你想知道的吗?你做梦!”

凌枫却没理会她的挑衅,也不管她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接着说道:“有男朋友了吗?”

“呸!你真的是疯了,我……”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湿夜煞的眼眸之中却没有了凶悍和仇恨的神光,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迷茫。

她并不知道凌枫刚才问的那两个问题只是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而已,让她不知不觉就着了道儿。

“乌卡扎是谁?”这才是凌枫想知道答案的问题。

湿夜煞喃喃地道:“我们的接头人,他是煞忌利教的长老。”

长老,那么乌卡扎的身份和地位与涅婆罗是一样的了,果然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

“他住在什么地方?”凌枫接着问道。

“他住在……他住在……”湿夜煞的神情一片迷茫,“我不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

使用催眠术地道的答案根本就不用去怀疑它的真假,除非湿夜煞是假装被催眠了。凌枫有过这样的经历,那是在对付夏香和木婉音的时候,可是他不认为湿夜煞能抵挡住他的催眠术。

“你们怎么接的头?是谁让你们来刺杀我的?”凌枫一次问了两个问题。

“阿米尔汗先来英国,我是老师派来支援他的。”阿依莎回答道:“是老师让我来杀你的。”

“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凌枫渐渐接近了问题的中心。

他和薇薇安的印度之行,在进入黑瓦村的时候就是用化妆术改变了样貌,那么煞忌利教的人是怎么知道他和薇薇安的身份的呢?现在还派了杀手来刺杀他!

这个问题,必须弄清楚。

保康县中医院怎么样
定兴县中医院怎么样
济南治白癜风最好的医院
聊城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贵阳治疗睾丸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