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太原信息港 > 历史

金牌主持第234章静等战斗汪仆街

发布时间:2020-01-23 11:26:04

金牌主持 第234章 静等战斗汪仆街

“鸿鹄高飞,一举千里。【全文字羽翼已就,横绝四海!哇!刘老师,这几句是什么意思?”薄荷、徐继超、周君萍、张萌迪等人聚过来向刘小溪问了一声。

“大概的意思就是……现在条件已经成熟,可以干很多自己想干的事了。”刘小溪却是一脸的苦笑。汪老师的才华没得说、能力也没得说,就算随便写一条横幅,文字中流露出的王者霸气都无人能及。

但是,这次他执意要做一栏相亲类节目,实在是有些走偏了啊!

“很自信、很豪迈的一句话啊!汪老师随口就是经典!”薄荷很有些赞叹。

“你们觉得这档相亲节目怎么样?会成功吗?”刘小溪向薄荷等人问了一声。

“很好啊!一定会非常成功!”

“真心话?”

“当然啊!”

“为什么觉得很好?一定会非常成功?”

“因为这是汪老师做的节目啊!”薄荷、徐继超、周君萍、张萌迪等人理所当然地回答了刘小溪。

在邶浒电视台跟着汪谦久了,他们已经形成了一种定式思维,只要是汪谦做的节目,哪怕原来是一堆狗~屎,汪老师也能点屎成金……不,点石成金。

刘小溪继续苦笑。

“还横绝四海呢!我就看他怎么仆成狗!”副导演孙俊威在一旁冷笑。

“小电视台出来的人,眼界也就这样了,没办法。”副导演徐亚恒也一起冷笑。

“什么将带出什么兵,一堆脑残!刘总真是瞎了眼!让他带这么一帮人过来!”资深节目陈睿同样冷笑。

“真以为《神秘歌王》是靠他一个点子火起来的?没有我们他算个屁!”舞美师刘永亮低低地骂了几句。

最近原团队成员在圈内被热炒、被各种吹捧,一个个难免都有些自负。没想到汪谦过来之后,根本不拿他们当回事,他们的话被当成了空气、他们对汪谦的指手画脚也完全被无视,甚至在安排工作的时候,原团队成员都明显感觉着自己被边缘化了,内心当然是对汪谦各种不爽、各种看不起,而且也认定了汪谦的新节目肯定会仆、仆得很惨。

现在汪谦还整出这么霸气的一条横幅出来,他们当然是内心各种酸、各种嘲讽。

不过这帮人并不是真的生气,因为,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而这个计划,早在汪谦过来之前就已经开始实施了,在他们看来,汪谦新节目越仆对他们来说越是好事,他们打心眼里希望汪谦一仆到底、越仆越惨。

……

节目开始制作之后,楠浒电视台的官、综艺频道的官微以及汪谦、刘小溪、徐继超、薄荷等人的微博一起发布了《非诚勿扰》的广告。

“大型相亲类节目《非诚勿扰》即将启动!”

“想要在全国人民面前展示你的风采吗?想要寻找到你的另一半吗?过来报名吧!你一定会心想事成!”

“有意者拨打咨询,非诚勿扰!”

“我靠!汪胖子出新节目了!”

“怎么不是《真相》啊?”

“相亲节目是什么鬼?”

“我们要看《真相》!汪胖子你当什么媒婆啊?”

“《非诚勿扰》?这么奇怪的名字!”

“这是一档综艺节目吗?楠浒电视台难道是想用这个节目接档《神秘歌王》?”

“这种安排有些欠妥当吧?《神秘歌王》现在是最火的时候,我觉得楠浒电视台应该挡档一期歌唱类节目,正好利用《神秘歌王》的人气,收视率怎么的都不会差,怎么会脑子秀逗到做一档相亲类节目?”

“这不是姚总监的风格啊!”

“没看到吗?节目总导演、总编剧、总策划都是汪谦!做《真相》的那个汪胖子!”

“相亲类节目会有什么受众?汪谦这是在胡搞啊!姚承洲怎么也这么幼稚?这是想搞垮楠浒电视台的节奏?”

“楠浒电视台怎么可能被搞垮?节目都是外包的,不管节目有没有收视率,利润首先都已经打给电视台了,就算节目亏损严重、半途被腰斩,楠浒电视台也不会有一分钱的损失!”

“我听说节目是Hypnus公司承包的,姚承洲就是Hypnus公司的股东之一,他是准备把《神秘歌王》赚的钱全部赔进去?”

“对啊!搞不懂他们明明已经在《神秘歌王》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只要延续这个成功就行了,为什么偏偏要改类型做什么相亲节目!这是在自毁长城啊!”

“汪谦这次玩大了,第一次和楠浒电视台合作,把节目做砸了的话,以后他恐怕再没有机会离开邶浒电视台了,只能在邶浒电视台小打小闹了。”

“静等战斗汪仆街!”

《非诚勿扰》公布之后,微博上顿时掀起了大量的话题,最关注这个节目的主要是《神秘歌王》的受众,还有就是电视圈的业内人士,他们都一直在期待《神秘歌王》之后,姚承洲会有什么新动作,实在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和歌唱类毫不相干的相亲类节目《非诚勿扰》!

不仅仅是电视圈的业内人士对《非诚勿扰》不看好,汪谦以前在《真相》节目里积累的铁杆粉丝也都对《非诚勿扰》表示了极度的失望。

“汪胖子脑袋打了铁?有了楠浒电视台这么好的平台为什么不把《真相》继续做下去?而是改做什么相亲节目?”

“真是不可理喻!这架式是准备抛弃我们这些忠实粉丝了?”

“这种相亲节目一个明星大腕都没有,谁会去看啊?而且报名条件这么宽泛,人长得漂亮都不是首先要考虑的,找一堆丑女的话,我才不看呢!”

“没意思!不知道汪胖子是不是因为《真相》被停播,精神受了刺激,居然想要去相亲!”

“你们要理解他,《真相》不是在邶浒电视台复播了吗?现在的《真相》什么话题都不敢涉及,也不敢乱开脑洞,根本没什么看头!”

“对啊!除非广电局放开这些限制,否则汪胖子根本没办法发挥他的特长!”

“唉!一个有才华有志向的主持人、节目策划人,因为《真相》被封禁,被迫去做一档无聊的相亲节目,这真是这个时代的悲哀啊!”

“有什么办法?他也要吃饭,不能饿死吧?”

“汪胖子这次肯定是要玩砸了!”

“没有明星大腕、没有户外美景真人秀、就一些人站在那里你看我、我看你,真是无聊透顶!反正我不是不会看这种无聊节目的。”

“汪胖子的性格有问题,换个正常人,都不会去做什么相亲节目。”

络上各种议论,无论是电视圈里的专业人士、还是《神秘歌王》的粉丝、又或者因为《真相》成为了汪谦忠实粉丝的观众,没有一个人看好这档《非诚勿扰》,全都是对这档节目表示失望的言论。

姚承洲此时就坐在他的办公室里,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看着上的各种评论,不停地叹着气。

身为一名资深综艺节目从业者,姚承洲认定了《非诚勿扰》一定会失败,而且失败的几率是百分之百,连百分之一成功的可能性都没有。

既然他已经做出了这个决定,放手让汪谦去做,他就不会再后悔,但是,明明知道前面是悬崖峭壁,却是眼睁睁地看着汪谦和刘小溪往下跳,这让他心里的感觉很不好。

花钱买教训,让汪谦得到成长,可能是这次冒险唯一的收获了,但是,这代价也太大了!以姚承洲的经济实力,也就能玩这一次,这次《非诚勿扰》如果失败,姚承洲肯定不会再让汪谦和刘小溪冒第二次险了。

“小溪,广告赞助的事你要多操些心,冠名权、特约赞助方面多找几个厂家,不行就打打折扣,能拉回多少算多少,弥补后期出现的亏损。”姚承洲把刘小溪叫过来又交待了几句。

“这个不成,汪老师交待了,必须按他的价目表来,他的价目表,是按照收视率上2的节目标准拟定的,绝对不允许打折,所有广告合同必须他签字才生效。”刘小溪把汪谦给的价目表拿给了姚承洲。

“这怎么行?按这种价目表,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广告商!”姚承洲不由得大惊。

“既然答应了他负责,这些事我们就不要过于干涉了,不然最后亏了钱、还伤了他的心就不好了。”刘小溪显然已经做好一个广告也拉不到的准备了。

“唉……真没想到,他是如此偏执的一个人。”姚承洲很是头疼。

“有才华的人性格都会有些偏执,只是这次汪老师偏执得有些……让我都意想不到。”刘小溪也很有些头疼,但事已至此,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我估计他不太了解广告行业的行情,这样吧,你把他拉着出去一起谈广告赞助的事情,让他实地了解一下这样一个节目想拉到广告赞助究竟有多难,他应该就会同意降价打折的提议了。”姚承洲向刘小溪提了出来。

“嗯,可以试试。”[本章结束]

邵东县妇幼保健院
唐山工人医院预约挂号
甘肃癫痫病医院最好的医院
西安看白癜风一般多少钱
河北什么医院治癫痫病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