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太原信息港 > 时尚

直达上海小男孩套用小说情节骗财十位好心人被感

发布时间:2020-08-15 12:33:48

上海小男孩套用小说情节骗财 十位好心人被感动

从事IT行业的双硕士孙菁在前天的下班途中,遭遇了一场“爱心考验”:一名自称程晓杰的高三学生,以没带钥匙联系不上父母为由,向她借款180元用于当晚租借旅馆,并写下欠条并报上家庭地址、固定以及号码。 孙菁再三思量后借出了300元。回家后,孙菁越想越不对劲,于是在上google了一下,她惊讶地发现,有近十位市民都曾遇到过那名“回不了家”的男生“程晓杰”,甚至还有自己的同事。而早报在调查中偶然发现,“程晓杰”行骗的诸多要素,竟然与一本名为《蓬蓬裙春天降落》小说中的情节高度近似。

受骗 落魄学生声音颤抖几乎落泪

9月18日晚9时左右,刚刚下班的孙菁和往常一样步行回家。在乌鲁木齐中路近复兴中路的地方,孙菁被一个骑山地车、背书包、穿白色衬衫戴校徽中学生模样的男孩子叫住。男孩子自称叫程晓杰,说没带钥匙,家里没有人,爸爸关机,估计打麻将去了,希望向孙菁借钱用于住宿吃饭。当孙菁问起他的妈妈时,该男生说父母已离婚七八年了。

然后,程晓杰主动掏出纸和笔写下一张借据。借据上写明:教育学院附属中学高三(6)班,程晓杰、、借RMB180元(后改为300元)、9月20日还、汾阳路210弄41号603室、。随后还主动将递给孙菁,让孙菁打到自己上以便确认他的号码。

孙菁有些疑惑,要求看学生证,程晓杰说没带,并振振有词地说,如果真想骗人,办个假的学生证很方便,“我用良心发誓,我没骗人。”孙菁表示,程晓杰说到这时声音都结巴颤抖了,快哭出来了。因此,尽管有诸多疑惑,但孙菁还是借出了钱,而且由于担心租借旅馆需要押金,还多给了120元,总计300元。

识破 同事也曾路遇“程晓杰”借钱

孙菁回家后觉得不对劲,于是将程晓杰留下的家庭号码在上搜索了一下,没想到一下子跳出近十条消息。内容基本相同,都是关于遇到借钱,只不过发生的时间,地点不一样,有的人甚至还是程晓杰用山地车载到银行门口,取钱来“借”给他的。

无独有偶,孙菁在向同事讲述借钱经历时,同事丁小姐也表示自己前几天刚刚遇到了同样的事情:借钱的男生也称是教育学院附属中学的学生,也叫程晓杰,但留下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尝试一下呢的号码不一样。而两张借条上的地址:一个是汾阳路210弄41号603室,一个是汾阳路510弄41号603室。

孙菁感叹说,其实这是一个很小的骗局,当时我也想到他可能是骗子。但是,思量再三,怕万一他说的是真的,加上他快哭出来了,我就不忍心了。而程晓杰正是抓住了大家的这种心态行骗。最早的帖子能追溯到今年3月,而程晓杰选择的地点一般在中心区人流较多的地带。他身穿校服、胸别校徽,背着书包踏着山地车的样子,一下子让很多人放松警惕。年纪轻轻加上声泪俱下的叙述,很多人听了之后立即“伸出援手”。

调查 汾阳路根本没有210弄

早报随后对此事进行了调查,被骗的近十人对行骗男生的描述非常相似:身高在170cm~175cm、体形偏瘦、脸上有大面积青春痘、背着书包、骑一辆银色山地自行车。

上海东方早报还逐个拨打了几名受骗人提供的字条上留下的号码以及程晓杰的号码,号码无一例外是“已停机”。而固定能够接通,却一直无人接听。

上海东方早报还由北向南一路在汾阳路查找,发现右边的路牌在83号打住,而左边的则只有158号,根本没有字条中留下的210弄和510弄。当地居民表示,汾阳路较短,单号最大是83号、双号最大是158号,且号牌大多在小区内部,位于汾阳路158弄的俱乐部“和平官邸”是汾阳路上的最后一个住宅。

随后早报致电徐汇区教育学院附属中学,该学校负责分管学生工作的叶老师表示,该学校只有初中没有高中。同时,叶老师还表示学校肯定没有一个叫“程晓杰”的人,“学校学生的名字我都记得,绝对没有这个名字。”

事后,孙菁与同事丁小姐表示,将尽快向警方报案,“不能让更多具有同情心的人受骗”。对于“程晓杰”的做法,东方正义律师事务所律师倪凌华表示,如果行骗次数较多、金额达到法定数额而且已经成年的话,“程晓杰”的行为就构成了“诈骗罪”,即使情节较轻也将受到治安处罚。

链接

行骗方式套用《蓬蓬裙春天降落》?

早报在调查中偶然发现,程晓杰编造的情节,与2005年出版发行的一本名为《蓬蓬裙春天降落》的小说某个片断几乎一模一样。该书作者郁雨君,儿童文学专业硕士,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青少年杂志资深、策划人,现任《少女》杂志主编。

《蓬蓬裙春天降落》片断摘录:

“跟你商量件事情……”他显得很尴尬很局促很诚恳,神态和刚刚在商厦里有点判若两人。支吾半天,他跟“阿婆”说,他老爹不知去谁家打通宵麻将了,也没带,他早上出门忘记带钥匙,今天无家可归了,能否借他点钱吃饭然后找地方住。

“和我爸离婚好几年了。”说这些话的时候,男生的眼睛始终盯着脚尖。

“阿婆”的心一跳,鼻子酸酸的。自家老妈老爸一干架,老爸离家出走两三天,老妈也赌气去搓通宵麻将,“阿婆”自己做作业自己煮饭吃,只是夜深人静,独自在家的那种恐惧,怎么也克服不了。眼前的男生比自己更可怜,干脆连自己的家都回不了了。

“阿婆”心甘情愿地把钱掏出来了,买衣服的钱,290元,干干净净,全都掏给他了。

男生写下了他的姓名、家庭地址、学校班级、座机号码、号码,他写的是:教育学院附中高一(7)班何塞,地址:汾阳路510弄11号301室……他一定也要“阿婆”留下联系地址,“明天,最晚后天,我一定会还你钱的。我们学校离你们那里不远呀。”

“阿婆”看看何塞的山地车,蛮高级的样子,很信任地点头。

故事的结尾是,“阿婆”没有打通,按着字条给的地址一路寻过去。结果汾阳路很短,根本就没有510弄。(注:《蓬蓬裙春天降落》中的“阿婆”是一女孩绰号,并非老人)

藤黄健骨丸
怎么治慢性宫颈炎不孕
藤黄健骨丸
治疗老年性阴道炎症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