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太原信息港 > 旅游

职业“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4:57:33

聋老太太的一次举手表决

听说了吗?大杨树村打死了个人!一个小偷被捆在1棵结实的枣树上,活活给打死了!

你说甚么,大声点,我耳朵聋,听不太清!死了甚么啦!

在磕着鞋子里细沙土的汉子忙把鞋子穿好,边比画边提高了声音重复着刚才的话。正是刚吃过午餐的闲散时光,几个人聚在村口的大路上闲谈。像这样的路边总是会放一些平整的大石块或安稳的木桩供人歇脚。在烦闷的夏季或是慵懒的冬季里,这上面总是坐着人。

这个满头枯草一样的老太太什么时候坐在这里的,坐了多久,还真没人注意到。她好像每天都坐在这里,1坐就是一整天。村里人都知道,她耳朵不好使,和他说话总要提高嗓门,这还不够,还要边讲边表演。人一老,头脑也随着迟钝了。

哦,这事呀!这事我知道,那天我赶集回来,途经大杨树村,全看见了!老太太的声音很高,听不出是激动还是由于耳背无意提高了说话的声音。

几个闲谈的人本来只是礼貌的回应老太太的询问,没打算在言语上过多纠缠。可好奇心或是凑热闹的心总爱撩弄人,因而请老太太讲一讲那天的经过。老人虽然说耳背,但眼睛好使。

那天,我看见一群人围在一起,因而就凑上去看看。一个被绑在树上的瘦的皮包骨头的人,头发乱蓬蓬的,嘴角流着血,给打的鼻青眼肿的。我聋,不知道周围的人说的啥,我就问:打的人是谁啊!为何挨打?

有人对我说什么来着,我真听不见。我就说哦,打的人俺也不认得,再多问,他人也烦。我就站在人群中,接着看热闹。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看样子对那个瘦子恨的牙痒痒,对着他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打完了还不过瘾,又补了一巴掌。那捆着的人疼的直咧嘴,血从鼻子和嘴角往外冒,看着真让人可怜。那个人打完了立刻就又有人继续打,边打边张嘴说话,兴是在骂娘。就这样不断的有人对他拳打脚踢,挨打的人被打的痛,心里也畏惧,哭,眼里求饶,都没用。也不知道他说了啥,反正挨打一直没有停过。人心都是肉长的,没有人替挨打的求情。我这聋老太婆子看过日本鬼子杀人,还没看过这么多人欺侮一个已经绑在树上的人,我一下就冲上去了。

再打就打死人了,你们要打死人了!

我想骂甚么来着,没骂出来。我不知道接着说甚么了,就杵在那了。

大杨树村离咱这也不远,有人认识我,大声的对我说:大嫂子,你是耳朵聋了,人也胡涂了!挨打的是个小偷,这周围几个庄上不知道多少东西都被他偷光摸净,今天抓个现行,非叫他知道疼。

把我拉下去说话的是咱邻村的王大爷,就是吸烟老咳嗽的那个。平时点根洋火都当心等火灭净了才扔,他还打了那个绑在树上的小偷一巴掌。你们说说,我耳朵聋了,可我看的清清楚楚。

不断的有人上去打那个绑着的人,真打!我也不知道是否是每个人都对小偷通过这种方法解了气恨。终究被打的人好像不行了,后面再有人打他的时候,都没反应了。有人开始担心了,把手放在小偷的鼻子跟前,没气了!死了!人们开始忙乱起来。过了不久,有一个人站了出来,不知道对下面的人说了甚么。很快人们就像有了主心骨一样,不乱了,也不吵了,也不知道害怕了。打死了人,可是犯法的啊!

四周的人平静了下来。突然有几个人把手举了起来,不一会举手的人愈来愈多。到最后好像所有的人都把手举了起来,我看见你们王大爷也举手了。我耳朵聋啊,不知道刚才那人说了啥,这么多人都举了手,我不举,我也畏惧啊!我知道文革的时候啥规矩,虽然我不知道为啥要举手,我能不举呀!

举完了手,大家就散了,我也就回来了。

这事不光彩,才过两天,其他人还是知道了,哎,可怜啊!那小偷也挨了这么多毒打,不该死啊!

说完老太太把鼻涕拧了拧,眼泪擦了擦,把手往鞋底蹭了蹭。

几个闲谈的人只对死了个人感兴趣,对还有举手这事还真是感到意外。难怪这事立了案,警察也管不了,总不能把所有举过手的人都带走吧。再说,那个小偷是外来的,在这里也没有亲戚朋友,最后这件事也只能不了了之了。

腰疼引起的症状有哪些
祛风湿消肿止痛的中草药
口腔溃疡用什么药物见效
跑步过后腿疼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