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太原信息港 > 旅游

雨墨枪响了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7:33:58

(一)枪响   在山外荒野一个坡道上,老六破口大骂:“老五,你他妈的,就是一个刑满释放不久的大花痴,大流氓,你有什么资格叫我出来,和你这样的人,我丢不起这样的人。”   尽管老六这样破口大骂老五,虽说气得老五几根爆筋将要爆裂,但他依然站在那里,极力克制着自己满目仇恨。他颤巍着僵硬发抖的身体,象即将拉开一场搏斗的雄狮,两只充满血腥的大眼球凶狠狠地盯着热潮冷风破口大骂他的老六。   老六根本不去顾忌老五内心的感受,他还是那般张着血淋淋大口破口谩骂着:“老五,你也算是个爷们,没话说了吧?我说得没错,你,你,你就是一个人十足的大花痴,大流氓,强奸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你,你说,你算那门子好汉,就为这事,叛九年,现在出来了?还想在祸害那家姑娘,瞅瞅你,没出息的样!”    在老六谩骂之下,一时间,老五气急败坏,他挥舞着拳脚愤怒地冲向老六。正当俩人拉开架势准备厮打之时,站在他们身旁的老六的同乡--柱子,他为了保护老六一个饿虎扑食扑向老五,紧紧将老五拦腰相抱。瞬间,老五冲向老六的拳脚扑了空,他的拳头不但没有挨着老六的边,反而被柱子奋力推个人仰马翻。就在这时,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老五双手撑地,一个鲤鱼打挺,跃身而起,再次挥舞着双拳冲向柱子俩人厮打一片。虽说柱子体格微胖,但他还不知老五的情况,他哪是老五的对手,只见老五嗖嗖两拳上去,铁一般的拳头重重落在了柱子身上。柱子可曾想,他哪是老五的对手,老五没费吹灰之力,便把柱子打得遍体鳞伤。老六见势不妙,他急忙起身扶起跌倒在地的柱子,两人再次与老五拉开打架的架势,正当老五和柱子携手准备冲向老五之时。只见老五右手从身后摸出一把手枪,双手将手枪置于眼前,对准老六的胸前,啪啪连开两枪,随后枪声未落,只见老六迅速栽倒在地。柱子看到老五是个玩命之徒,一时间,吓破了胆,他双腿一软跪倒在地,连连向老五跪地求饶:“哥,是我,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你我没有什么恩怨,我,我叫你一声哥,哥,我求求你,你就当我是一个屁,放了我好吗?哥,我求求你了,哥,我求求你了!”    老五看到柱子跪地求饶,他本想与柱子无冤无仇,也没想结果柱子的性命。他还有大仇在身,想着这些,于是老五收起手枪,凶狠狠地对眼前跪地求饶的柱子大声吼道:“你说得对,你我没有个人恩怨,我只杀我的仇人,不杀你,你给我滚,滚蛋。” 柱子听到老五让他滚蛋,于是连忙起身,慌慌张张向山外跑去。柱子跑到事发现场百步之遥,他回过头来发现老五没有追赶,于是胆子便大了起来,他边跑边大声喊叫:“快来人哪,杀人了,快来人哪,杀人了。” 柱子的喊叫声在山间回荡。   老五本想与柱子无冤无仇饶他性命,没想到柱子的几声喊叫便提醒了他:不能留下活口,绝不能留活口,这样容易引发事情败露!想到这,老五端起手枪急步追赶了上去,老五用枪口对准跌倒在地的柱子大声喊叫起来:“我让你喊,大声地喊,喊呀!你喊呀!”    柱子见势不妙,他连爬带滚双腿跪地,再次向老五跪地求饶:“哥,你误会了,你,你不要杀我,你不是说,我们之间恩怨。你只杀你的仇人,我不是你的仇人呀,哥,你,你不会杀我的,是吗?”    老五凶狠狠大声吼道:“是的,我说过,我只杀我的仇人,刚才你我之间没有,现在,有了。”    柱子跪地连哭带喊说道:“哥,我不明白,我们之间有什么仇?”    老五凶狠狠大声说道:“就在刚才,你喊什么喊,啊,你喊了,我们纠结下仇了。” “哥......”还未等柱子把哥子喊叫出来,老五举枪对准柱子的心脏呯呯呯几声枪响,结果了柱子的性命。     (二)寻找仇家   案发几十分钟过后,市局刑警大队侦破组承载两辆警车,已经赶到出事地点。还未等警车停稳,市局刑警队警员在队长带领下,下车急奔案发现场。走在前列的队长边走边对身后的警员做了简易分工说道:“你,你,你,你们到第二案发现场,其余的跟我,到案发现场。”“是。”接到队长命令,第二组侦破小组警员立刻奔赴第二案发现场。   刑警队长领侦破小组警员来到案发现场,看到身边站的陌生人,于是他便询问道:“你是报案人?”   站在身边的陌生人回答说道:“是的,我是报案人。”   刑警队长:“说说案发当时的情况。”   报案陌生人说道:“我是这里附近石料厂厂长,死亡人,一个叫老六,就是眼前的这位,另一个叫柱子。近,因工作原由,我们石料厂停产,今天中午,我办公室来了几个朋友,我就让会计陪我和几个朋友,在办公室玩牌。大概十点左右吧,忽然,我们几人都听到了两声枪响,当时,因案发现场离我们石料厂较远,也没听个逼真,还以为是村庄谁家孩子放炮。可就在枪响过后,没过几分钟,我们矿上的工人老五,他走进了我们玩牌的办公室,慌慌张张用枪指着我们几人,说道“你们赶快把我的工资,给我结算了,多的一分钱,我也不会要,我只想拿回我的工资,快快”。当时,我们几人,看到他手中的枪,正对准我们的脑袋,我们都吓坏了,我连忙给会计使了使眼色,让他拿钱给老五,后来老五又问会计:我的工资应该是多少?会计大概合计了一下,便颤颤巍巍说:3000,3000......于是老五凶狠狠对会计说,快点,别磨蹭,给我数够3000,老五拿到钱,就跑得无影无踪。”   刑警队长询问报案人石料厂说道:“那你们石料厂,有没有人知道,现在,老五的去向?”   报案人石料厂厂长回答说道:“我们厂没人认识老五,他来时,只是说有口饭吃就好,没想到,会发生这事。”   刑警队长说道:“嗯,原来这样。”然后和报案人握了握手,说了声谢谢,转身吩咐身后侦破小组警员说道:“回市局。”   回到市局,刑警队长来到小田和陈敏办公室,坐了下来,刑警队长说道:“现在,我们的案情目标明确,持枪杀人在逃犯,老五,在九年前,因强奸罪,被法院判决9年有期徒刑。就在前一个月,刑满释放。从持枪杀人在逃犯及作案动机来判断,他很有可能正在实施入狱前的报复行为!看来,案情非常棘手!为了保护更多人的生命安全,我们一刻也不能逗留,另外,你们俩,谈谈你们的看法,老五,下一个报复目标,应该会是谁呢?”   小田稍作寻思,然后他说道:“老五,入狱前只是一个混混儿,他也没结下几个仇人,下个目标应该是谁呢?容我想想,哦,队长,我想起来了,老五,下一个目标,会不会是我们警务人员?”陈敏接着小田的话题说道:“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呢?队长,小田说的不无道理,我想,老五,这次出狱后不但没有悔改,还准备了枪。他的犯罪动机,已经很明显,就是对他入狱前的仇人,实施报复。而且,他入狱前,没有任何案发记录。”   刑警队长:“呵呵,你们不亏是我带出来的兵,对,你们分析不无道理。目前,我们首要的排查对象,就是了解老五的仇人是谁,这样,我们也就有了目标,也就能很好的掌握老五的行踪。你们这样一分析,到给我提了醒!走,我们去老五管辖派出所,看看能不能,在他的辖区,掌握一些情况。”   说话间,刑警队长整理好衣衫,小田和陈敏紧随队长身后走出刑警队办公室,开车来到老五户籍管辖派出所。接待他们的正好是当年抓捕老五的张警官。经过和张警官一番攀谈,从张警官口中得知:老五,入狱前强奸的那位姑娘叫小翠。小翠,也正是老五当年的意中恋人。就是因为老五当年吊儿郎当,东奔西窜,没有正当职业的小混混儿,小翠的爸爸看不惯老五一贯做派,担心女儿嫁给老五受罪,才极力反对反对他们俩的婚事。老五才想起一个绝招,在小翠爸爸同意他们俩婚事之前,先把生米做成熟饭!这样,还担心小翠的爸爸他不同意?于是,老五,就想到趁着有一天,小翠的爸爸不在家就和小翠发生了关系。说起这事巧了,被小翠的爸爸逮个正着!小翠在爸爸的强烈要求下,向公安机关报案,告老五强奸罪。   刑警队长从张警官口中,进一步了解到案情发展态势:他明确指示,老五下个报复目标,很有可能是小翠的爸爸!于是他立刻命令小田和陈敏立即随他赶往小翠家,对当事人实施保护。刑警队长临前一再吩咐张警官,一定要注意个人人身安全,对老五行踪严加防范,一旦有消息,立即和他取得联系。    就在刑警队长带队,小田和陈敏紧随队长身后,开车赶往小翠家的时候,老五已经鬼鬼祟祟来到小翠家门前。当老五前脚刚踏进小翠家门,逢巧遇见小翠的妈妈迎面走来,老五进门就开始大喊大叫起来:“老财,你给滚我出来!老财,你不出来,我就杀了你们全家!”   听到老五地大喊大叫,小翠妈妈这才意识到一场噩梦将要降临。于是小翠的妈妈急忙上前招呼着老五说道:“老五,你叔,他......他人没在家......你坐下歇息,歇息......我,我给你倒茶去。”   小翠妈妈的招呼并没能让老五停住脚步,他气势汹汹在院子里挨个房间里寻找小翠的爸爸.老五边走边对小翠的妈妈嚷嚷着说道:“不喝,我只找老财,和你没有关系!老财,你当年不是挺威风的吗?这你就认怂了,如果你是男人,不想让我害你的家人,那你,就给我赶快滚出来!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听到没有!躲躲藏藏没用,老财,你听见没有,赶快给我滚出来!”小翠听到老五大吵大闹,她急忙从房间走出院子,见到眼前的老五,小翠吓得魂飞魄散,颤颤巍巍傻傻地站在院子原地不动。   老五找遍了整个院子及房间里的角角落落,还是没有发现老财。这时,他返回到院子中间举着手枪,将枪口瞄了瞄小翠和小翠的妈妈!老五大声吼道:“你,你,你俩都给我坐下!”   听到老五的恐吓,小翠颤颤巍巍就势依偎在妈妈怀抱。老五还是不依不饶,用枪口瞄了瞄小翠,恐吓着小翠大声说道:“你,你,坐在那边。”小翠再次听到老五恐吓,她在妈妈的对面的石墩上坐了下来。老五坐在小翠和小翠妈妈几步之遥的一个木墩上,他翘着二郎腿很是气愤地对小翠的妈妈说道:“老财,没在家,好,那我等,我就不相信,老财不回这个家!”  老五话音落后,院子死去般的寂静。   几分钟过后,小翠的妈妈发现坐在母女对面的老五已是大汗淋淋,于是小翠的妈妈急中生智,她显得十分胆怯地吩咐女儿小翠说道:“翠,快,快,给你老五哥倒杯水。”   老五坐在原地微丝不动,气势汹汹地向小翠的妈妈说道:“别,我告诉你,别耍花样,我不喝!小翠,你坐下,不然,不然,我就开枪了先杀了你们母女俩!”   小翠妈妈再次胆怯地哀求着老五说道:“我说,老五,你不是爱我家的小翠吗?要不然这样,你先回去,等你叔回来,我跟你叔商量,商量,再把你跟小翠的事,定下来,你说,好不好?”   老五非常气愤地大声回答道:“不好,现在说什么,已经晚了,你们知道吗?你们知道,我这八年,八年牢狱生活,是怎样过来的吗?哈哈,晚了,现在,一切晚了。你好好给我待着,我和你们娘俩,没仇,我不会伤害你们娘俩的。我,我只找老财,我和老财有仇,明年的今天,就是老财的祭日,你们听到了没有?”   小翠的妈妈见怎样诉说,也说服不了老五杀人的念头,她只好不再做声,等待时机的到来。   瞬间,院子再次陷入宁静,一分,两分,三分.....   也不知过了多久,老五觉得自己口干舌燥,于是他来到院子旁边的水龙头大口大口饮了几口凉水。小翠的妈妈也趁机急忙伸手拿回放在桌面上的手机。老五喝过水又赶回原处坐了下来,院子再次回复了宁静。   几分钟过后,老五忽然发现小翠的妈妈捂着肚子苦苦哀求说道:“老五,能不能让我,我,我。”   老五大声吼道:“我,我什么呀我,你想怎样?有话好好说。”   小翠妈妈小心翼翼说道:“我,我想上厕......厕所。”   老五说道:“去吧,别想给我耍滑头,要不然,我会开枪,打死你的。”    小翠妈妈颤颤巍巍地说道:“不,不会的。”小翠的妈妈征得老五同意,她起身走进厕所,急忙拨打110电话,紧急呼叫中:“110,110吗?”老五发现小翠的妈妈在报案,他急忙笨进厕所蒋小翠的妈妈拉了出来,用枪指着小翠的妈妈的头部,大声吼道:“谁让你报案的,啊,我不想杀,是因为我和你没仇,可是,你现在报案了,你就是我的仇人,我必须杀了你!”正当老五举枪对准小翠的妈妈开枪时,小翠急步赶了过来,她拉着老五手苦苦哀求着老五说道:“老五哥,你能放了我的妈妈吧,你,你要什么样的条件,我都答应你,好不好?要不然这样,你开枪,你开枪打死我,我替我的妈妈去死,好吗?老五哥,算我求求你,你打死我,好吗?哈哈......” 共 895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性功能障碍不育
哈尔滨的治疗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研究院专治癫痫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