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太原信息港 > 健康

星火奇异的舞会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12:18

1968年仲夏,夜晚时分,东南街“翰林府”胡同里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枪声,随着杂沓的脚步声、呼喝声,一群头戴柳条帽、手拿半自动步枪、胳膊上戴着“群专指挥部”红袖标的人,冲进了一家古柏掩映的四合院。  相传清代翰林、闽浙总督李鹤年曾居住在这里,故称“翰林府”胡同。至于李鹤年是否居住在这所古柏掩映的四合院,那就说法不一了。四合院五间正房,东西各三间厢房,外加门房和后院仓房共20间房子。房舍虽然年代久远,雕花门窗彩漆剥落,但房架梁柱结实,黑瓦青砖不失本色。古柏苍天,阴翳蔽日,虽是仲夏,院落里依然凉爽宜人。  四合院现在已是大杂院,住着身份高低不等的六户人家。几个老人正坐在院里古柏下的石凳上乘凉闲聊,听到枪声,又看到院子里忽然涌进来一帮荷枪实弹的打手,便全都惊愕地站了起来,怔怔地张望着。一个戴眼镜的老头扶了下镜框,望着领头的一个光头汉子,低声说道:“这不是光头七吗?”  打手中为首一人,青皮光头,络腮连鬓,圆滚滚的肚子上扎着一条黑色板带。文革前是车站货场的卡车司机,现任同昌县“群专指挥部”政审组组长,人称“光头七”。  光头七死鱼眼睛迅速地扫过众人,向西侧厢房扬声喝道:“死不改悔的走资派梁成栋!你给我滚出来!”  话音未落,原同昌县县委书记梁成栋连忙从屋里走了出来,整理好胳膊上的“黑五类”袖标,便手垂两侧,立正答话。按着当时规矩,人们见面说话,首先要背诵毛主席语录、诗词或伟人名言。梁成栋便说道:“高天滚滚寒流急,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七组长辛苦,请问有什么指示?”  光头七死鱼眼睛一翻,喝叱道:“你他妈敢说滚滚寒流急,你也太反动了!现在革命形势一片大好,哪来的寒流?”“对对,革命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梁成栋连忙附和。  “什么忘记过去就是背叛?你还想着过去啊?我看你这是要翻天啊?你他妈是不是着急投胎等着砍头哇?”  “哎呀!这是哪儿冒出来一个现行反革命啊?”月光下,一个眉毛高挑、梳着两个小辫子的小女生,手里拿着一个网球拍,从葡萄架下旁若无人地走上前来。鄙夷地望着四下里的打手们,毫无怯色,声音里透着清亮、激越,毫无少女的羞涩。  “梁小雪!你一个黑五类的狗崽子,你说谁是反革命?”光头七眼睛一瞪。  “我说你就是反革命!”梁小雪一指光头七,厉色道:“高天滚滚寒流急,是毛主席诗词;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是列宁语录。怎么的?什么高天滚滚寒流急就是反动?什么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就是翻天?你这是公然对抗伟大、伟大导师毛主席和列宁的指示,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是不是着急托生等着挨枪崩啊?”  “你……你……”梁小雪连珠炮似的一番话把光头七气得说不出话来。肚子一鼓一鼓的,嘴唇直哆嗦。  “二丫头,咋说话呢?”一个拿着蒲扇的老头劝诫着,“还想给你爸惹事啊?快住声。”梁小雪挤眉弄眼地向老头做了个怪态,毫不在乎地在网球拍手柄上缠着橡皮绳。几个老人脸上掠过忍不住的笑意,可心里还是为不知天高地厚的梁小雪捏着一把冷汗。  一个镶着金牙的黑瘦小子摘下柳条帽,附在光头七耳旁说道:“七组长,这丫崽子可是师范学校造反派的辩论高手,你整不过他。要是让她再告到军代表胡团长那,就你方才那两句话,够上现形了,上头就得马上让你蹲笆篱子、挂牌游斗。算了,好男不跟女斗,我看还是有事说事吧。”  光头七气淋淋地瞪了梁小雪一眼,扭头对梁成栋说道:“快把通缉犯、反革命分子燕虎交出来?”“燕虎?他没来呀?他不是在你们货场子开车吗?上我这来干啥?”梁成栋知道,这个燕虎是66年初省公安厅派员干探,公开身份是个司机,三年来他却一直在暗查一桩叛徒大案,上级只告诉他,不要暴露他的身份,必要时要给与有力配合。  “是啊、是啊,没看见有人进来啊?”老人们附和着。  “都少他妈废话,搜!给我前前后后仔细地搜!不管什么犄角旮旯,耗子窟也给我掏一把!”光头七一挥手,打手们四下分散搜查起来。  突然,一个身穿草绿色军装的中年妇女唱着:“金色的太阳,升起在东方,光芒万丈。东风万里,鲜花开放,红旗像大海洋!”且歌且舞,从西厢房里一路扭了出来。体态轻盈,舞姿妙曼,声音带有磁性,尾音里带有明显的辽西地方剧二人转味道。  “江平!你个精神病,乱跳什么?捣什么鬼?一边去!”光头七看着在自己身边跳舞的女人,不耐烦地挥着手:“梁成栋,快把你老婆整屋里去!”一回头,光头七看见梁小雪手里拿着一个小本,在门灯下记着什么,“梁小雪,你记啥呢?”  “哼哼,我记啥呢,你说我能记啥?我妈跳忠字舞,你说这是乱跳,是捣什么鬼?嘻嘻,再加上刚才你那两句话,我看差不多了。等会我再让这些爷爷奶奶做个证实笔录,明早上往革委会胡团长那一交,嘿嘿,那就算完活儿!”  “我说,梁小雪,你这是栽赃陷害、诬陷好人!你……”“你什么?铁证如山!”啪!梁小雪小本一合。  “我说,梁小雪,你、你可不能这样。”光头七顿时紧张起来。虽说光头七一向为人阴狠,手段毒辣,上头有大人物罩着,手下还有一帮徒弟打手。可他知道,这几句话要是叫起真来,在现在这种形势下,完全可能要了他的命。那个军代表胡团长是个铁面包公,两眼一瞪,六亲不认,别说他一个小小的政审组组长。光棍不吃眼前亏,只要把这个小丫头用话稳住,她有个走资派老爹、有个精神病老妈,不怕她翻出老子的手掌心。慢慢来,哼,有她好看的时候。  “金牙”过来连忙说道:“七组长,还崩啥牛逼啊,快拿个回头吧。”  光头七想到这里,便无可奈何地说道:“梁小雪,不,革命小将,革命小闯将!你就抬抬手,放我一马,有啥话咱好说。”看着梁小雪还是一脸赧然,便连忙道:“造反派英雄小闯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我……”  “打住!打住!我说谁大、谁小啊?”“金牙”立刻纠正。  “你给我滚一边去!”光头七不由得火冒三丈。  “这样吧,我妈跳的忠字舞得有人配合,这就要看看你的实际行动了。”梁小雪摆出一副高抬贵手的样子。  “快跳啊!”金牙一推光头七。  “我跳!我跳!”光头七如遇大赦,云手一翻,吐出一个丹凤朝阳的造型,立刻与江平对舞起来,而且满怀激情地唱道:“东方万里,鲜花开放,红旗像大海洋---”  光头七自幼习武,尤擅摔跤,号称同昌跤王。所以跳起舞来动作协调自然,虽则肉滚子似的身体像一只坛子,但身形、步法却丝毫不显笨拙。当然,提步时有点像少林扫堂腿、扭头时有点像摔跤变脸,但无伤大雅。只是光头七的歌声让人不敢恭维,粗野沙哑,可以使人联想到大便干燥时的发声效果。光头七也知道,江平过去是县剧团演员,同昌美人。虽然文革受触,精神有时有点不正常,但能和同昌美女共舞,也算是很滋润的美事。两人载歌载舞,确实配合得不错。一会儿共进共退,趋步向前,一会儿交叉过肩,左右照应,默契得天衣无缝。看得满院子的人一动不动,惊呆了。  “金牙”连连喝彩鼓掌,梁小雪也心中暗自点头:这个光头七跳舞上还真有点天分。光头七死鱼眼睛一阵一阵放光,得意之色,溢于言表。忽地眉头一皱,一边跳着舞一边扭头向“金牙”问道:“我说,搜到人没有?”“没有!七组长,见好就收,我看咱们这就撤吧?”  梁小雪眉毛一竖:“怎么?想跑啊?”  “不跑、不跑!”光头七冲“金牙”一瞪眼睛:“没搜着还愣着干什么?都他妈给我跳!”  “是!”  打手们整理端正了柳条帽,背好了冲锋枪,在光头七和江平外面围成一圈,边唱边跳:“东方万里,鲜花开放,红旗像大海洋。……黑暗的社会一定要灭亡,牛鬼蛇神无处躲藏……!”  月光透过古柏,把斑驳的树影投在狂舞着人群的脸上、身上、地上,满院子的老人们、妇女们、小孩子们都伫足围观起来,欣赏着这一罕见的、让人啼笑皆非的奇异景观。  西厢房的地下室里,一个中年汉子疲惫地躺在简易床上,一个女学生猫着腰,正在为他包扎着腿上的伤口,桌子上堆满了血迹斑斑的药棉和绷带。   共 308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增生患者的护理方式都有那些
黑龙江男科的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