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太原信息港 > 育儿

武道神尊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绝世对决

发布时间:2019-09-25 21:18:53

武道神尊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绝世对决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绝世对决

万物俱灭,天地破碎,绝世法威浩荡百万里,丘陵炸开,灰飞烟灭。

板斧劈落,鬼魅部落足足千人葬灭其中,身与魂俱灭,烟消云散。其中不乏至尊高手,大人物,甚至天至尊。

塔姆桑!

鬼魅部落酋长鬼瞳愤怒咆哮,浑身煞气汹涌,鬼雾缭绕,天地像是亿万恶鬼汹涌出世,恨不能自地狱攀爬出来。

千人一朝葬灭,不乏天至尊级别的大都统,这种损失,鬼魅部落绝对得伤筋动骨。

塔姆桑无视掉了鬼瞳的怒吼,斩龙斧随手提起,左手法力蒸腾,横手一推,将身前受伤的殇虞推向了鸜鹆部落族人的寄居地。

都退开!

冷酷深沉的声音在天地回荡,充满了无言的霸气。

酋长!

阿爸!

禅语及鸜鹆部落众人纷纷撤退,刀兵戒备,勇士们将族内老弱病残护在身后,远离着战场。

塔姆桑爆发,不顾阴毒复苏的后果,不忍看着部落族人因他而伤亡,他终于是爆发,再度掘出了他的兵器。

斩龙斧在手,天地皆要向他低头。

无言的霸气充斥四方,众生都恨不能顶礼膜拜。

他是一代人雄,终究是要重振雄风。

活,也要昂首挺胸。

死,也绝不跪地求饶!

今日,我若不死,谁也休想动鸜鹆部落一根毫发。谁动,杀谁!

塔姆桑右手提斩龙斧,刀斧般的目光冷冷的扫过饕鬄部落和鬼魅部落的所有人。特别是启德大祭司和鬼瞳,他眼中烈焰升腾,充满了深沉厚重的气息。

塔姆桑!

鬼瞳咬牙欲裂,笼罩在大氅下的身躯都似乎被气得颤抖,他怒火中烧,恨杀欲狂。

有种过来一战!

塔姆桑扬起板斧,斧面日月放光,斧口锋锐,吞吐幽幽冷芒,直指鬼瞳道:藏头露尾的小人,杀你都嫌丢人!

混账!

鬼瞳气急败坏,再难忍受,冲天而起,就要杀向塔姆桑。

秦鸿身影一闪,准备拦截。

放他过来!塔姆桑霸气喝道,秦鸿戛然止步,一声未吭,任由鬼瞳冲霄而去,直奔塔姆桑。

死!

鬼瞳怒吼,双手结印,背后鬼雾缭绕,汹涌澎湃,随即虚空扭曲,鬼雾内部一闪古老的黄铜巨门浮现

武道神尊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绝世对决

巨门高大巍峨,似乎接天连地,门庭四周爬满一头头恶鬼纹路,奇异花纹清晰明朗,似乎暗合某种无形大道。

地狱之门开,万千恶鬼来。

咔咔咔!

鬼瞳长吟,似乎在念诵某种咒语,鬼雾缭绕的黄铜巨门徐徐打开,内部昏黄深沉,混沌晦暗的光猛地爆发,像是决堤山洪轰然宣泄。

轰隆隆!

天地虚空坍塌,万事万物都顷刻凋零枯萎,花草古木缺失掉了生命精华。甚至那些光蔓延扩散,都影响了许多生灵。

鸜鹆部落和饕鬄部落的人都是顿觉体内的生命精气在消逝,居然被一股无形力量牵扯,朝着黄铜巨门内部延伸而去。

特别是秦鸿,生命精华浓郁磅礴,似乎被那种力量重点关照,流逝的生命精气最是明显。

哼!

秦鸿虎躯一震,法力宣泄,虚空轰隆隆作响,寸寸坍塌,一股浩荡法威蔓延扩散,直接轰在了黄铜巨门上。

噼啪!

雷音炸开,黄铜巨门彻底打开,内部猛地传出一股震天动地,传荡万里的恐怖鬼啸声。

两只乌黑昏黄的鬼爪,长满了尖尖指甲的十指,从巨门内部探出,抓住了黄铜巨门的门框。汹涌的昏黄鬼雾自内部涌出,包裹着一颗青面獠牙,五官扭曲,布满千疮百孔的狰狞鬼头探了出来。

嗷呜!

鬼头十分巍峨,庞大如山岳,自巨门内探出,仰天咆哮,尖锐的声音撕裂云端。无数生灵听到只觉灵魂都要被撕裂,头疼欲裂。

吼!

随即大嘴喷张,黄雾喷薄,化作一条波光嶙峋,狂浪奔腾的长河。

黄泉!

长河奔腾,宛如长龙,碾爆虚空,压塌苍穹,朝着塔姆桑汹涌过去。

这一切说起来很慢,但实际变化尽在瞬息间。

黄泉奔腾,浪花一朵朵,直接化作了一头头狰狞恶鬼。恶鬼张牙舞爪,随同着黄泉之水压向了塔姆桑。

见不得光的东西!

塔姆桑见状,冷哼一声,一步跨出,手提斩龙斧,劈向了黄泉,劈向了内部万千恶鬼。

他虎躯一震,不顾阴毒爆发,体内气血翻腾,法力波动,疯狂汹涌,气势狂霸。

雄浑的气血扫荡天地,像是山洪,势如海啸,虚空村村崩塌,化作虚无。黄泉扫来,打在他身上,却是发生了激烈的交汇景象。

就像水与火,刀与剑,最锋锐,最激烈,最触动人心的交集。轰鸣声滚滚震耳,狂浪横扫四面八方,压塌天地。

嗷呜!

斩龙斧下,万鬼辟易,灰飞烟灭。斧光横扫,黄泉直接被劈成两截。

塔姆桑势如龙鹏,狂猛霸道,欺身直上,丈长的板斧绽放万丈光辉,炽烈如骄阳,直奔鬼瞳面门,劈向他身后的黄铜巨门。

斩!

板斧过处,天塌地陷,黄泉寸寸崩溃,万鬼灰飞烟灭。

磅礴法威下,黄铜巨门都是扭曲,内部恶鬼都似乎要崩溃消逝。

鬼王怒!

鬼瞳双手结印,黄铜巨门内,探出头的青面獠牙恶鬼怒目圆睁,灯笼般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犹如两尊神灯摇曳生辉。

阴风阵阵,天地色变,煞气流转,黄泉再现,一道虚幻影迹自鬼王头颅窜出,直接化作一道完整无暇的巨大恶鬼。

青面獠牙,百丈身躯,巍峨高大,煞气与黄泉尽加其身,法威浩荡,掀起滚滚阴风怒嚎。

恶鬼冲霄,扑向了斩龙斧,扑向了塔姆桑。

两者气息皆都磅礴恢弘,浩瀚巍峨,沿途所过,事物寂灭,众生都要惶恐惊惧。

噼啪!

雷音爆炸,天地发生了剧变,雷霆浮现,乌云密布,一道道张牙舞爪的虚空裂缝肆意飞舞,疯狂奔腾,蔓延无限远。

大地飞沙走石,狂风怒号,煞气蒸腾,宛如末世大劫一样,恐怖绝伦。

这是绝世对决!

两尊绝世人物发生的激烈碰撞,景象十分骇人。

塔姆桑虽非绝世,没有正式踏破玄关,但他积累颇深,在半步绝世踌躇多年,养成的气息和威势早已有绝世风采。

加之霸道凶性,越级而战不在话下,足以和鬼瞳这尊踏破玄关不久的绝世人物几乎打成平手。

法威肆虐,法力奔腾,疯狂了许久,四方地面的部落族人都被吹得摇摇晃晃,站立不稳。实力不济者,身体虚弱者都是身影踉跄,蹒跚飞退,甚至被飓风卷上高空。

若非被人及时救助,只怕都会被飓风撕成粉碎。

大地飞沙走石,漫天黄雾交织,遮天蔽日,看不到一点的光。

嗷呜!

轰隆!

无数人只能够听到一声凄厉长啸,以及一道恐怖绝伦,沉重压抑的巨响在云端炸开。随即一股漩涡似的风暴自云端炸开蔓延,天地黄雾被席卷一空,法威波动尽皆瓦解。

嘭!

两道身影从天而降,像是两条长龙,带着排山倒海的力量,飞退万里,砸进了遍地荒域内部。

喀嚓喀嚓喀嚓!

大地山脉都是寸寸崩塌,地面裂缝张牙舞爪的蔓延扩散,形成了两处深渊。

风波平息,法威消失,天地恢复清朗,昏沉沉的阳光慵懒的宣泄下来,照彻天地八方。

满场部落族人齐齐看向左右,看向两方大地。

鸜鹆部落和鬼魅部落的人则都是倒吸冷气,心情忐忑,紧张兮兮。

两位酋长对决,胜负如何,关乎甚大。

咳咳!

就在所有人紧张惶恐之际,咳血声自地底传出,西方大地乱石蠕动,一尊魁梧身影自内部攀爬了出来。

斩龙斧铿锵一声劈在地面,那道身影顺着斧柄爬出了地底。浑身兽皮大褂残破,胸膛血肉模糊,七窍都有鲜血淌落,菱角分明的五官脸孔尽是冷酷之色,灰尘混杂着鲜血裹住了五官,脏兮兮的样子尽显狼狈。

酋长!

不难认出,对方赫然是塔姆桑,鸜鹆部落的族人们无不大喊。

塔姆桑无动于衷,托着丈长板斧,一步一个深坑脚印,朝着东方走去。

酋长!

鬼魅部咯的族人们则都是慌了神,鬼瞳难道败了?

轰隆!

正值所有人震撼惊恐时,东方大地突然爆开,乱石崩云,飞沙走石,尘埃四起,一道身影裹挟着狂风乱石冲霄直起。

塔姆桑,本座活剥了你!

那道身影势如厉鬼,大氅破碎,露出满头乱发,掀起排山倒海的阴冷法威,鬼一般冲向了塔姆桑。

磅礴的威压碾压下来,塔姆桑脚下大地都是寸寸坍塌,地面沉陷,他整个人都是跟随着朝着地底沉沦。

啊!

塔姆桑五官狞恶,发出凶怒张狂的怒吼,一步蹬地,猛地踏出。双手提着斩龙斧劈天而起,劈向了鬼瞳。

噼啪声响,轰鸣不断,激烈触碰再起,板斧势如破竹,直接劈开了层层鬼雾,劈裂了滚滚狂风,乱石还未临近板斧,皆都寸寸崩碎,炸成粉末。

狂暴气势汹涌,声威可怖。

噗嗤!

终于,板斧劈开重重束缚,劈进了鬼瞳的肩头。沉重的斧面深深的镶嵌进了鬼瞳的肉身,几乎劈进胸口,被后者生生以血肉夹住。

噗!

两道鬼爪,连带着黄铜巨门压顶,不分先后的打在了塔姆桑的身上。

两肋腹部,被鬼瞳双手十指穿透,十个血窟窿前后穿透,鲜血汩汩而流。

黄铜巨门砸在塔姆桑头顶,磅礴威压震得后者天灵雷鸣,识海颠覆,元神都是被打得崩裂开痕迹,发出痛苦哀嚎,七窍鲜血喷涌。

啊!

一声凄厉长嚎,带着愤怒咆哮,塔姆桑一脚暴起,踹飞了鬼瞳,斩龙斧嗤啦扯出,掀起大片碎肉血沫,带起半截残躯飞舞。

二者分退,身影狂坠入地面。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需多费用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是正规吗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收费如何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收费贵么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手术价格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