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太原信息港 > 育儿

梦里梦外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2:59:01

(一)  你看到黄沙漫漫。疆土无垠。  你看到长河落日。  你看到千军万马气势如虹的向你奔踏而来。  你看到压倒河山的气势。  你感到嘴有点干。    你只有一个人。  太阳被遮蔽了。  你看不见那遮天蔽日的杀气后的生机。    天很好。  你醒来。看到窗外的天空。很明亮。  你想起了刚刚的梦。  你想起了梦中的场景。  你想起了那漫天的杀气。  那是个怎样疯狂的世界。    你捂着脑袋。  阵阵作痛。  妈的别疼了。  你嘟囔了一句。    你走出阳台,见到了橘。  他起得很早。正在阳台上做早操。  “嗨。”你跟他打招呼。  他看了你一眼。懒洋洋得拜拜手。算作回应。  “妈的又在做操啊。超娘的。”你笑。刺挠他。  “要你管。”他没生气。“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臭小子。一眼就看穿了。你在心里暗骂。    见你没答话,橘自知是说对了。没继续说什么,嘴角却不动声色的扬了起来。  “你妈啦。”你骂道。  橘不理你,扔过一瓶饮料,直直砸到你的脸前。  “妈的这是要谋杀啊。”你骂,轻松抓住。毫不客气的打开喝起来。  真难喝。你憋着气将手中的饮料一饮而尽。意识又有些涣散了。这种感觉真难受。你意识不清的想。    昏迷前,你听到橘的声音。“看样子,还是不够啊。”    这是一个奇怪的世界。  人们总是分不清什么现实什么是梦境。    恍惚中。你又回到了漫漫黄沙间。  你看着远处沙丘上的血色残阳。  笑。  风中弥漫着极其浓重的血腥味。  让你有种莫名的兴奋感。  手中的长戟微微颤动。  你似乎听到它渴望一战的呼声。  可是啊。  你抚着它,温柔的说。你瞧,我们已经无人可杀。    血已在漫漫黄沙上蜿蜒成了一条长河。  带着遮天杀气的大军已然化作遍地的尸体。  生机终是映在了你的眸子里。  你笑。  这样的夕阳。很是美丽啊。  血的味道。原来就是胜利的味道。    你醒来的时候,橘正坐在你身边。  剥橘子。  剥…剥橘子…?    你完全清醒了。  “大变态!谁让你进来的!”你骂道。“我差点就挂在那里了。”  “可你还是活着回来了。”橘看着你笑着说,丝毫没有愧疚感。  笑得真三八。你心里暗骂。然后抢过了橘手里的橘子。  “不过说真的。你真得好好休息。”橘正色说道。“整天当试验品,也挺对不起你的。”  你不回话,在心里暗暗骂了他一百遍。把橘子嚼的滋滋响。    (二)  傍晚,你站在阳台上,看着远处的火烧一般的天空。  莫名的就想起了梦中的漫天黄沙和滴血残阳。    橘站在你身边不远处,也看着远方。难得的没有说话。    你是在那年夏天的末尾遇到橘的。  那时的场景你已然记不分明了。脑中只依稀留着一些零散的画面。    橘站在你家门口,一手拿着一只橘子一手拿着一瓶饮料。带着一脸很吊的笑容。  他说,我终于找到你了。    橘跟你不一样。他不属于这个世界。早在你们次相见的时候,你就知道这一点。    橘说,他是来自梦境世界的人。  他说,我是你心中深处的影子。  他说,我们曾经无数次相遇,又无数次分别。你其实早已见过我,但你从未记得。    你回头看看站在你左侧的人。  突然有点好奇他能不能称作是一个人。    黄沙依旧漫漫无垠,你牵着马走在苍茫天地中。    你知道你是安全的。除了一人一马一戟,世间万物似乎已经消失殆尽。    你感受不到危险。  也感受不到生机。    也许你将这么无休止的走下去。也许你会走到时间的尽头。  漫漫长夜即将过去。你在束阳光照映在黄沙尽头时,看到了橘。  他站在远方。看着你。笑而不语。    你从床上坐起来。天刚蒙蒙亮。  你长吁了一口气。  终于。见到了么?    你穿好衣服,去砸橘家的门。  他开门,怀里抱着一只圆形靠垫,头上歪歪扭扭的带着睡帽。  “干嘛啦。”橘不满地嘟囔着。眼睛无神又惺忪。  你笑着打他的头。  “cao,精神点。”你说。我见到你了。    橘的眼睛突然亮了。    你坐在橘的沙发上。看着他在工作台前兴奋的调配饮料。  你笑自己,当初怎么就变成了共犯。  橘大概是后脑上有眼睛,头也不回地说。  不用感到不安。那是你的世界。    难得的没有嘴贱。    你突然感到有点不舍。  这次再睡过去,怕是不会醒来了。    橘拉你回到你的公寓。  “不用担心。这是一次了。”他这么说到。你次发现他的声音居然那么有磁性。“这一次。我会陪你一起。”  你接过橘的饮料。与他碰了碰杯,一同喝下。这东西其实味道并没有那么差。熟悉的疲惫感袭来。你眼前的人开始变得恍惚。    橘也开始摇晃。你看到他凑过来。从袖口翻出来一柄短小的三棱刺。  橘直直的看着你,眼中闪过了不曾出现过的愧疚。  他抱住你,嘴唇贴在你的额头上。  你的瞳孔突然急剧放大。难以置信的挣脱开橘的怀抱。    这是你从未曾想象过得刺痛感,撕裂感。  冰冷的金属与皮肤相触,切开细小的毛细血管。  三棱刺的固执而果决的深入你的身体。划破器官外层柔弱的薄膜。继续深入,直至贯穿。  你听到了汩汩的,血的声音,顺着三棱刺的血槽流出。  然后洒在地上。  你闻到了浓重的腥气。  你以为那是胜利的味道。    这种味道让你感到莫名的安心。  于是你没有挣扎。没有喊叫。  你低头,看到自己腹部刺穿的大洞。骇人的裂口。鲜血喷薄。    你好笑地抬头。    橘已经不见了。    (三)  天很好。  你醒来。头顶上艳阳正烈。    你的手里紧紧抱着战戟,马匹还在身边。  回来了么?你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觉得不真实。    回来了呀。    你翻身上马。向前疾驶而去。  腹部隐隐有些疼痛。你看到那里结了一层淡淡的痂,周围粉嫩的新肉正在簇拥着生长。  你突然有些茫然。    你终究还是到达了终点。  那里不是时间的尽头。    是一座空城。    像是失落了千年。城中空无一人。  你牵着马穿梭在城中的街道上。初秋的傍晚,无风。  城中败而不破。没有仓促出逃的痕迹,亦没有血洗屠城的痕迹。你甚至没有看到丝毫有人存在过的痕迹。    你蓦地感到落寞。  恍惚的想起,自己好像是想寻觅些什么。  好像是种水果,又好像是件兵器。    你站在城墙上,长戟立在你身旁。  你感到它在微微颤动。  “为什么不安?”你附上长戟。手指温柔的划过上面的纹路。“我们已经回家了。”    又值傍晚,你看着远方的残阳,挣扎的跳跃着,然后一点点被拖入黄沙之下。  你突然感觉到脸颊湿凉。  长戟停止了颤动。  你回过神。  发现自己竟不知何时。  泪流不止。    长夜漫漫,你靠在城墙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中,你依稀年少。头戴霞冠,身披华袍。是翩翩少女模样。    然而你却高坐大殿之上,受千人万人敬仰。  你听到自己背后有人在笑。那人说。装模作样。  你回头,怒目而视。却只看到了——  一身戎装,一把长戟    国不国兮,家不家兮。    黄沙漫漫。疆土无垠。长河落日。  有千军万马,气势如虹的向你奔踏而来。  那是压倒河山的气势。    然而你只有一个人。    你猛地醒过来。  突然想起来了你是谁。    脚下的土地,是你的国。  你是故国公主,十六岁登基称帝。  十七岁起战事。  十八岁亲自带兵出征。    同样的十八岁。  战死。    你听到有人在叫你,气若游丝。    快醒来,求求你,快醒来吧。  等你回来,我定不会再放你离开。    (四)  你睁开眼,夜还很深。  头疼的快要炸开。  你坐起来,大口呼吸。    床头柜上有几个橘子。看来橘曾经在这里呆过。  你颤抖着掀开自己的衣服。肚子上光滑极了。    你开始怀疑自己。    于是你起床,去隔壁公寓找橘。  敲了很久门才开。  却并不是你想要见到的那张脸。  一个中年秃顶大叔穿着松垮白色的大背心,揉着眼睛看着你。一脸疑惑的表情。“大半夜的,这是怎么了?”    你呆呆的看着王教授,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人是你研究室的长辈,人热情又正直,平时给了你很多帮助。  学校分房子的时候,同研究室的分的都比较近,王教授已经住在你隔壁两年了。    你突然感到害怕。  然后飞快的冲回自己家。    你是某知名大学的心理专业博士生。毕业以后留校任教,同时加入了导师开设的研究室。  你是一个普通的大龄女青年。  你从来都是不打架不骂人根正苗红的好学生。  你已经29岁了,还从来没交过男朋友。  你的家乡在一个二三线的小城镇,家里几代人从没出现过你这么高学历的孩子。    你坐在桌前,把满屋里的灯开的通亮。    天大亮的时候,你听见门响了。  这才发现原来你竟坐在桌前睡着了。    你起身走到门口。看见橘手里拎着便利店的袋子,正开门进来。    “怎么了?”橘贱兮兮的问道。“怎么一脸要吃人的表情?”    你如鲠在喉,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你不是真的。”隔了半天你才说道。“你到底是谁?我到底是谁?”    橘笑着走到你身边。伸手摸了摸你的额头。  “脑子是不是烧傻了。我这给你出去买个药回来就不认识了啊?”    你不语。冷眼看着他。    橘叹了口气。拉着你走到阳台。    天气很好,阳光放肆的映照在脸上,提升着眼睑的温度。    橘站在你身后,伸手拥住你。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橘在你身后絮絮地说着。低哑的嗓音带着磨砂质感,炸开在你的耳际,致命的诱惑。    我就是你,你亦是我。橘说。我来自你深沉的梦境。  你存在的每一个瞬间,我都在你左右。  你若上殿,我便是你的华服。  你若要战,我便是你的长戟。  你若要走进那片空城,我便是层层叠叠的砖瓦。  你若沉醉于苍茫天地,我便是天边高悬的明日。  我是你心里隐秘深沉的幻想。  我是你幻境至深处安全的堡垒。    橘松开手,按住你的肩,引你转过来。  朝阳映照进他的眼眸。你看清了他眼中的花火。    你踮起脚,搂住了橘的脖子。声音有些戚戚然。  “所以现在的你,并不存在。”    橘在你耳边笑了起来。  “我本想将你困在上一个故事里。却不想你居然想起了全部。”  你若是看清了一切,那个世界便不会再存在。    橘说着,伸手抚摸上了你的肚子。你顺着他的动作看去。  肚子上一圈圈,厚重的,缠绕着绷带。  你蓦地感到有些凉飕飕的。    “相同的。”橘的声音不带一点温度。“如果你看明白了这个世界的运作,你会醒过来。”  然后,我也就不存在了。    你看着橘的眼睛。平淡如水。于是你抬头吻了吻他的嘴角。然后说。    再见了。    (五)  你是被闹钟吵醒的。早上六点半。  小区里买早点的大爷大妈已经出摊了。楼下嘈嘈嚷嚷的。    你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起来洗漱。枕边放着昨晚入睡前读到一半的小说《圣武将军》。    梳洗打扮完毕,时钟指向七点钟。你拉开阳台的推拉门,走出去伸了个懒腰。然后做了做伸展运动。又是新的一天。要精神充沛,好好加油!    你走回屋里,从冰箱里面拿了两片面包和一个苹果。你把面包放进吐司机,然后苹果削皮切片,放进榨汁机。想了想又从床头柜上拿过来了昨晚没吃掉的两个橘子,一并剥好放进榨汁机。  你吃着吐司,喝着不怎么好喝的鲜榨果汁,又想起了昨夜没看完的小说。你已经29岁了,却依会喜欢很苏的东西。书里面的女主作为一国储君,在登基前请命征战,是个非常牛气的女中豪杰。你喝了口果汁,意淫了一下如果自己也这么帅多好。    吃过了饭,刚好七点半。你带好东西,出门去上班。在电梯门口,你遇到了住在隔壁的王哥。他正跟他的儿子在等电梯。小孩子看到你很乖巧的向你问好。你开心地笑着,蹲下来从包里掏出来一块巧克力给他。  王哥很无奈地看着你。“哎呀你不用老是这么惯着他。”然后对儿子说。“还不快谢谢姐姐。”    把王哥的儿子送上校车,你跟王哥正好顺路一起搭公交去学校上班。  在路上你们讨论了一下昨天没完成的几个案例,聊了聊下一阶段工作方向,然后顺便一起吐槽了一下研究室的boss.    中午你上完课,被几个好学的孩子拦住问问题,全讲完就有点晚了。15分钟之后大boss要开个会。你想了想,时间已经不够去你去教工食堂喝碗米线了。你摸了摸肚子,这两天偷懒没怎么锻炼,已经有点小肚腩了。  想着,你吞了吞口水,决定不吃了。    15分钟后,你来到老板的会议室。跟着boss进来的,还有另外一个小伙子。  看样子十分年轻,大概只有二十六七岁。身材高佻匀称,一米八五以上的个子,双腿笔直而修长。小麦色皮肤,一头利索的黑发,嘴角带着邪气的笑容,一双漆黑的眼睛透着一股伶俐劲。    你笑了,老板这是哪里找来的帅哥。  那帅哥站定在老板旁边,扫视了一下在座的所有人。  然后他的目光停在你的身上。  笑了。    你一愣,好像记忆深处有什么东西出现的细小的裂痕。    老板在上面清了清嗓子,说道。“这位是我们新来的同事,XX大学的博士后,今天加入我们研究室。来,你自我介绍一下。”  帅哥冲老板笑了笑,阳光明媚的。然后他开口,眼睛依旧盯着你。    他说。    我叫橘。别来无恙。   共 468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预防男性前列腺痛的方式都有什么
黑龙江治疗男科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