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太原信息港 > 教育

星月月夜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52:56

黄昏的太阳,刚刚转过了山头,这间路旁的小店便早早掌上了灯,店里的酒保懒懒的趴在柜台上,半眯着眼听着酒客的咒骂,咒骂的内容他不用猜就知道,无非是生活的艰辛,或者是酒里掺的水太多。  一个拴着一身猎装,满脸乱糟糟胡须的酒客正在向店里的女招待吹嘘:“你知道狼人吗?不知道啊!神话传说?不!告诉你吧,这世上真的有狼人,他们平时看起来和我们一样,可是当他们看见满月的时候,就会变身,变成可以直立行走的狼,他们冷酷嗜血,会吃掉人的心脏!他们小心翼翼的藏在人群中,别害怕!我就是做消灭他们这行的。怎么杀死他们?这个有一定的难度,一定要击中他们的心脏,并且要用银质的子弹,再用一把大刀,就这样,咔嚓一下斩下头颅,他们就死了!只要拿到他的头颅,会有大的买家出现,作为收藏,无价之宝!哈哈......”他的吹嘘并未结束,那个一身肥肉的女招待便躲到了一边,因为他为了显示英姿,手里的猎刀上下挥舞,寒光闪烁之下,女招待捂着嘴满脸惊惧闪到一边。  这时小店的门再次被推开,进来的是一对父子,你问酒保为什么知道,因为那对父子长得太像了,甚至动作神情都很像,他们一定走了很长的路,以至于满身的尘土。  酒保静静的等他们来到吧台,那个父亲要了两杯酒,又点了熏肉和面包,之后便和酒保闲聊起来,酒保见过很多这样的人,他们到达这个地方,都试图从酒保嘴里了解这里,那个父亲端着酒杯,另一只手搓着连鬓胡子问:“近有什么奇怪的人经过这里吗?”  “奇怪的人?”酒保笑了,这间小店里大部分顾客都不正常,他们都神情冷峻,满面风霜,背着的背包里大概都藏有武器,就像面前这对父子一样。  “您看这店里的人..."酒保微微一笑,没有往下说。  “呵呵...!那么有没有奇怪的乞丐经过,却不讨要钱,只要食物,然后就离开的!”那位父亲压低了声音。  “这个?确实有过,可是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呀!”酒保摇摇头,笑眯眯地说,手指在吧台上来回的画着圈。  “呯!”一个银币被扔到酒保面前,酒保熟练地拿起放在口袋里,满面笑容的说:  “上午就经过了一个乞丐,他没要东西,急匆匆的走开了,甚至对小店扔出去的发霉食物看都不看,要知道那可是乞丐们的啊!”  “把我们要的熏肉和面包装在袋子里!”一个油腻腻的布袋甩在吧台上,酒保依言替他们装好,两父子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店门。接着,店里不同角落的人纷纷背起背包,冷冷的站起离开,不一会的功夫,只剩下三三两两的人,店里一下子空了起来。    是夜,又是满月  他拖着瘸了的左腿,艰难的爬向小山坡。  他知道,左腿的膝盖已经被大口径的猎枪打碎,尽管这只是低矮的小土坡,能爬上去已是他的极限。他的双手深深地插进前面的土里,右腿蹬紧,一下一下的向前挪,身后留下斑斑血迹。  终于,他爬到了坡顶,仰起头,睁圆了仅剩的左眼,天上的满月似乎紧紧吸住了他的目光。忽的,月亮一瞬间变大,红的像浸满了血。他的额头、脖子上青筋暴起,伤痕累累的脸的更显狰狞,脖子像是被无形的手掐着拉长,长长的一声:”“嗷~呜嗷~呜~~~~~~  这时他听到远处杂乱的脚步声,猎犬的叫声。是那些人,自从知道他的秘密后,尽管明知道他不曾伤害任何人,他们用了所有可能得武器,满世界的追杀他,至今多少年了,他不知道,因为他一直在亡命奔逃中渡过的,早已没有了时间的概念。  快!再快!他的心中默念。他的浑身骨骼开始嘎嘎作响,骨头和肌肉像是被奇异的手来回揉捏着,改变了形状,他的脸上、脖子上,浑身开始长出浓密的长毛,獠牙从嘴里支出,尖利的爪从指间长长的探出,受伤的左腿奇迹般的恢复,再次充满了力量。  当条猎犬冲上山坡时,他迎着飞扑过来的猎犬伸出利爪,撕拉~,猎犬还没有发出声音,就变成了碎片,他将一腔的怨恨、愤怒都化作了杀戮,他冲向剩下的几条猎犬,一经照面,都被他撕碎了,可是一条猎犬已经用叫声给主人报了信。  他犹豫了,尽管被追杀了这么久,可他还从未杀过人,望着远处疾奔过来的身影,他转过身,四肢着地,尖利的爪抓紧地面,飞一般的向着远方逃离。  “开枪,杀了他!”  呯!——呯!——  子弹在他的身边掠过,他地目光坚定,身体沉稳有力,这一切他早已习惯了,不知跑了多久,追杀者已经被远远的抛在了身后。他早已饥肠辘辘,上一次吃东西是在三天前还是五天前,他记不清了。但他还是在逃,多年的逃命,他也许早已不再乎为什么要逃,只是为了逃而逃。  终于,来到一栋孤零零的木头房子前面,房子被木头栅栏围着,旁边有羊圈,里面传出的骚臭让他的喉咙不自觉的滑动,大量流失的体力需要新鲜的血肉来补充,他几乎像炮弹般的射进了羊圈,一只羊躲闪不及,利爪将羊的身体牢牢固定,尖利的獠牙瞬间撕碎了这只倒霉的羊的喉咙,温热的血液令他精神一震,不顾一切拼命的撕咬、吞咽。这时,他感觉浑身一冷,周围的空气似乎凝住了,猛地回身挥出右爪。  噗嗤!~~~~他呆住了,一个满面白须的老人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的身后,手中紧攥着锋利的草叉,看到它的模样似乎吓呆了,面对挥来的利爪没有躲,任凭爪子从胸口穿进,从后背钻出。  “不!”他从喉咙中吐出含糊的哀鸣,他很想说自己不是故意的,但老人的眼睛好像一下失去了光泽,重重摊在地上。他浑身颤抖,像是失去了灵魂。  “爷爷,您怎么了”木房里纤细的童音惊醒了他。  他哀伤的走过去,打开房门。  一个小女孩正对着他坐在一个小床边,金色的卷发,雪白光洁的皮肤,五官精致清秀,长长的睫毛,但双眼却紧闭着。即使他走近,她仍未睁眼。  这是小时候妈妈讲过的童话中的公主吗,她是那样的纤细、瘦弱,还是盲的。可是却让他记起了童年的温馨,离开时妹妹也么样大吧。他恍惚了。  “爷爷,是您吗,抱抱我吧,我有些害怕!”  他木然的伸出双臂,让过爪子,用双臂拥紧她,但身上的长毛仍然碰到了她。  “爷爷,您的胡子又长了”小女孩身体放松下来。  他的身体僵住了,这是他逃亡这么多年的次拥抱,泪水从他的双眼中止不住的流出。  不久,小女孩的呼吸变得绵长,沉沉的睡去。  “在这里,快,那个家伙吃了羊,又杀了一个老家伙,一定躲在屋子里,快快快——”话音刚落,脚步声越来越近。  他的浑身瞬间绷紧,可是看到怀中熟睡的女孩,他的眼中流露出温柔,等到房门被踢开的一瞬间,他没有转身,也没有逃走,只是用毛茸茸的掌心捂住了女孩的双耳。是啊!一切都结束吧。  呯呯!——呯!——枪声响起,他在身体倒下的瞬间,确定枪声没有惊醒女孩,嘴角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妈妈,我将回到天国了,也许那里,大家都一样,在没有追逐,没有杀戮了。这时他此时的想法。  “哈哈,我们成功了,我们杀了这个家伙。儿子,从你爷爷开始就追踪这家伙,可是他实在太狡猾了,我们家族也成了赏金猎人中的笑柄,但我们成功了,我们是英雄”那个父亲的连扭曲着,狰狞的笑容在灯光下恐怖异常。  “是的父亲,我们成功了,可是这个小女孩怎么办”年轻的儿子看着小女孩觉得有些不忍。  “还能怎么办,我们是赏金猎人,又不是救世主,还不割下这个家伙的头,这是凭证,也能让我们发大财!”  “好的父亲!”  女孩的熟睡中,他的头被割下,两个赏金猎人推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刮进的风吹醒了女孩,女孩闻到满屋血腥,  “爷爷,爷爷,外面的是谁?”  “哈哈,我们是赏金猎人,屠龙勇士...”  一阵脚步声,人已走远。  女孩跌跌撞撞的走到屋外,到处摸索,找不到她的爷爷,终于睁开了双眼。  “爷爷,您告诉我月圆的夜晚不要睁开眼,我很乖的,可是我找不到您了,我不是不听话。我是一个乖孩子!”  女孩四处张望,突然抬头看见一轮满月,月亮一瞬间好像变大了,也好像变红了,女孩浑身颤抖,瞳孔似被天上的月亮映得通红,她突然飞奔向房子后的小山。  良久,在小山的峰顶,传来一声带着童音的,嗷~呜嗷~呜~~~~~~    尾声:这个夜晚就这样过去了,初升的太阳洒在荒僻的道路上,一个美丽的小女孩,穿着一身破烂的衣衫,蹒跚前行者,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可是有一种熟悉的亲切就在前方,那是一种同类间的吸引,即使她感觉那个同类已经死亡,可是她觉得自己已经与别人都不一样了,她只是追随者自己的感觉,盲目的顺着那个气息,夹杂着血腥的气息,一路追寻。在一个岔路口,她看到了一对父子被子弹射成了筛子,继续前行,遇到的尸体开始不断出现,频率也越来越高,她始终没找到那个熟悉的气息,只有越来越多的尸体......   共 330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的发作是会带来哪些精神症状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