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太原信息港 > 养生

ST霞客11亿贷款逾期重整申请已获法院受

发布时间:2019-02-03 00:50:42

*ST霞客11亿贷款逾期 重整申请已获法院受理

本报 安城 上海报道

因公司控股子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出现债务危机,导致*ST霞客(,即霞客环保)也深陷“资金危局”之中。

11月24日,*ST霞客发布公告,公司于2014 年11月20日收到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无锡中院)(2014)锡破字第0009 号《民事裁定书》和(2014)锡破字第0009号《决定书》,无锡中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公司的重整申请。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公告显示,截至2014年11月21日,*ST霞客及控股子公司共计逾期贷款额11.16亿元。

子公司起诉破产重整

提及*ST霞客这次破产重整,还源于子公司滁州安兴环保彩纤有限公司(下称滁州安兴)的一次起诉。

11月24日,*ST霞客发布“关于法院裁定受理公司重整事宜的公告”, “2014年9月24日,滁州安兴以霞客环保不能清偿结欠滁州安兴的到期债务为由,向无锡中院申请对霞客环保进行重整。”

无锡中院认为,由于霞客环保结欠滁州安兴债务4226.57万元逾期未还,故滁州安兴作为债权人,具备申请霞客环保重整的主体资格。霞客环保对滁州安兴申请其重整未提出异议,且根据对霞客环保资产负债的审计结论,霞客环保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符合重整受理条件。

上述公告显示,“2014年11月19日,无锡中院根据债权人滁州安兴的申请,裁定受理霞客环保重整一案,并指定无锡融海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无锡融海)担任霞客环保的管理人。”

如果*ST霞客终被宣告破产,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修订)》第14.4.1条的规定,其股票将被终止上市,所以无锡融海对公司破产重整的管理好坏非常重要。资料显示,无锡融海成立于2005年12月22日,注册资本为151万元,法定代表人是钱洋。无锡融海的股权结构仅有两位股东,分别是钱洋和薛美娟。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与*ST霞客同处于江阴市的上市公司中达股份()此前的破产重整管理人也是无锡融海。11月14日,中达股份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构成关联交易的议案》等事项。重组方深圳保千里电子有限公司(下称保千里)将借壳中达股份上市。

或许对于*ST霞客及其实际控制人陈建忠来说,这也是自己想要的破产重整之后的结局。

另外,无锡融海还是“央企退市股”长航油运破产重整管理人之一。

此前重组曾因债务终止

在江阴市的整个徐霞客镇,几乎没有人不知道陈建忠和他的霞客环保,十年之前上市之初的辉煌时刻如今还印刻在当地居民的脑海之中。

2004年7月8日,霞客环保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下称深交所)中小板市场,融资净额为1.23亿元,陈建忠直接和间接控制霞客环保的股份达到58.87%,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在2007年4月,由于霞客环保与江阴市新南洋纺织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新南洋纺织)2004-2006年发生原材料采购和委托加工的关联交易,金额分别达到7247万元、12258万元和4562万元,分别占上一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82%、52%和18%,未及时履行必要的决策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而且,霞客环保2006年9月在向深交所提交的书面说明中明确否认与新南洋纺织存在关联关系,没有如实答复深交所的问询。 鉴此,深交所对霞客环保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对公司董事长陈建忠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正是这次给予陈建忠的公开谴责,直接导致霞客环保的首次再融资终止,事后这也被机构投资者看成是霞客环保错失融资发展的一个良机。

2009年,霞客环保终于进行了上市之后的次再融资,扣除发行费用后实际募集资金1.45亿元,全部用于“偿还银行贷款”。

在霞客环保2009年的定向增发方案中,中基矿业一次性拿出1.08亿元资金认购增发股份引起市场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中基矿业彼时的股东结构为,楚健健持股40%,黄锴持股25%,任元林持股10%,江阴泽舟投资持股25%。楚健健也是在2009年进入霞客环保的董事会,并获得一位董事席位。

此后市场对于中基矿业或将重组霞客环保一直充满猜测,但终得到的却是失败结果。

2010年,楚健健不仅继续担任霞客环保的董事,且进一步成为公司的副董事长。

2012年1月17日,中基矿业及其一致行动人在二级市场买入公司股票,成为霞客环保大股东。当时,中基矿业在后续计划中表态“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根据霞客环保发展的情况以及矿业资产的经营情况,择机以合法合规方式将所持双利矿业股权注入上市公司的可能性。”

但是一年之后,2013年1月9日,霞客环保宣布:“2013年1月31日前中基矿业尚无将所持双利矿业的股权注入上市公司的计划。”2013年10月11日,霞客环保宣布起停牌。公司称,“停牌期间,公司与重组方就公司资产置换及发行股票购买资产事宜进行了深入的洽谈,公司聘请了独立财务顾问、法律顾问、审计机构及资产评估等中介机构开展对标的资产的调查等工作。”

2013年12月20日,已停牌两个月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霞客环保突然宣布重组终止,究其原因是“由于公司与重组方在资产估值、公司债务处置方面存在分歧,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又因为重组方涉及红筹架构,该架构调整无法在近期内完成,为维护广大中小股东的利益,经公司审慎研究后决定终止本次重组。”

卖壳或成选择

重组不成后,公司的债务危机也随之爆发。

进入2014年,霞客环保不断爆出利空消息。2014年1月30日,霞客环保刊登董事长孙银龙和董事王东离职公告。2月7日,董秘邓鹤庭辞去董秘和副总经理职务,但继续担任公司审计部经理;同日,监事会主席冯淑君辞职。

2月27日,霞客环保发布“关于经营风险提示性公告”,“为公司银行借款提供担保的担保方出现财务危机,产生了公司银行借款5472万元到期时因无担保方而出现无法展期,影响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目前公司全力与各银行协调以缓解带来的风险,但存在不确定性。”

作为*ST霞客董事兼时任总经理,陈建忠在知悉公司财务状况持续恶化的情况下,仍然在公司2014年2月27日披露“关于经营风险提示性公告”的前三天,2月24日减持公司股票,违反了深交所相关规定,深交所决定对陈建忠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3月7日,霞客环保爆出“银行贷款逾期”消息,截至2014年3月6日,“公司逾期贷款额8583.61万元,公司控股子公司滁州安兴逾期贷款额2335.44万元,公司全资子公司滁州霞客环保色纺有限公司(下称滁州霞客)逾期贷款额2500万元,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共计逾期贷款额13419.05万元。”

这一消息迅速在市场上发酵,3月21日,霞客环保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霞客环保”变更为“ST霞客”。

更严重的是,2014年4月30日,ST霞客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ST霞客”变更为“*ST霞客”,原因是“公司2013年度财务报告经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 审计, 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新增诉案和银行贷款逾期还在不断增加,截至2014年11月21日,*ST霞客的银行贷款(含银行借款、承兑汇票、信用证,下同)共计14.85亿元,其中,*ST霞客逾期贷款额为4.06亿元,公司控股子公司滁州安兴逾期贷款额为4.95亿元,滁州霞客逾期贷款额为1.95亿元,控股子公司湖北黄冈霞客环保色纺有限公司逾期贷款额为2000万元。综上,*ST霞客及控股子公司共计逾期贷款额11.16亿元。

11月24日,*ST霞客公告预计2014年度经营业绩预计为亏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9500万元至-79500万元。

如果破产重整不成功,*ST霞客就有可能像长航油运一样沦为退市。

对于此时的陈建忠和*ST霞客来说,十年上市历程已是“黄粱一梦”,2004年上市之初的辉煌与如今的债务危机形成鲜明对比,寻找合适的重组方“卖壳”或是选择。( 陈昊旻)

防火卷帘批发厂家
超高分子量聚乙烯异形件电话
场外期权招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