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太原信息港 > 游戏

和村长的女儿谈恋爱蔬菜

发布时间:2020-10-24 18:58:19
和村长的女儿谈恋爱

日头刚刚探出脑壳的时候,我们竹溪村的高中毕业生金豆子就立在村口观乡村风景,秋收后的田野里空荡荡的,白塔河的水也悄无声息地流着,只有一公一母两条狗在相互调情嬉闹,或者说是在相互勾引。我们竹溪村的高中毕业生金豆子就那么恬不知耻地观望着那种苟合场面。

嘿!金豆子大喝一声。

嘿!金豆子又大喝一声。

公狗就用警惕的眼神盯住他。金豆子突然摸起一块卵石,运足丹田之气想猛地砸过去。就在这时候,他的肩膀被甚么东西拍了一下,扭头刚想骂一句,咧开的嘴就合不拢了。

是、是你村长。

考上了么金豆子?

你莫调笑我哩村长,明明知道我没考上,偏问。

哈哈哈,没考上不要紧,当个种田佬一样有出息,你说是不是?

人为脸,树为皮,不上可以走其它路,条条道路通北京哩村长。

好,好,有志气,竹溪村就属你文化高,全不像福崽那崽,真叫人失望哟。

错了村长,福崽进过大学门槛,金豆子没有,金豆子远远不如福崽哩。

竹溪村就是需要像你这样年轻有为的后生崽,是不是?

不怕村长调笑,我不需要竹溪村,我现在就想走出竹溪村,走得越远越好。

村长的嘴就裂开了,半天也合不拢,脸间的肉横着抽搐了几下,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那一公一母两条狗还在欢蹦乱跳,东拉西扯。村长忽然像想起什么,眯了细眼直打量金豆子,一会儿就说,你今年该十九了吧。

金豆子咽口唾沫觉得肚子空了,有咕噜咕噜的声音在肚子里回荡,想起是该回家吃早餐的时辰了,就说是哩村长,与你家媚子同庚,你啷咯就不哓得?

村长笑笑,笑的语重心长。

金豆子说我该回家吃饭哩村长,说完,撒腿就朝家里奔去,路上仍没忘了钭眼观看那一公一母两条狗该又是如何动作?邻近家门口,金豆子嘴里忽然狠狠地蹦出了1句脏话,一会儿,脑壳里就滋生出一个极邪性的动机,公狗是村长,母狗呢自然就是村长的老婆了。

天苍苍的时候,四周蒙在一片昏暗当中,竹溪村便在灰暗的夜色里突现出来,被一层薄薄的雾气环绕着,在一片幽静中,它恍如在微微摇动,渐渐升起又垂直地附下来,微微地泛一点银绿色的光。

村长就统管着竹溪村和白塔河西岸零零散散六个自然村。确切点说,竹溪村和其它六个自然村是属于村长的。每天日头刚刚从东头探出脑壳的时候,村长就在阳光明媚的楼台上昂首挺立,像指挥千军万将军人物。

九月的阳光在四周环绕游走,在一片金光当中,村长的心在升腾,有种若仙居高临下的感觉。远处是一望无际的田野,经过两季收获后的土地平躺着,像十月怀胎后的产妇毫无色彩。白塔河静静地流淌,白带子一样蜿蜒而去。近处是高高低低的屋场,斑斑驳驳的红石墙和灰色的瓦砾均在村长的眼前展现,鸡们狗们全都他眼前渺小地蠕动。

四十有5的村长是活的有滋有味的,那张阔大而多油的脸上并没有刻下多少岁月的印迹。活得有滋有味就是1门艺术,村长一直都在潜心研究这门艺术,从他十八岁当上民兵营长开始就在一点一滴地研究这门艺术。如今,村长不但学透了,而且发挥得淋漓尽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仿佛没有人再超过他了,楼房盖了,儿媳娶了。大儿子虽然是个瘌子头,头上只长了几根白毛,但不影响他身穿保安制服,不影响他在乡里乡外有声有色地摆气派。19岁的媚子也像熟透了的山里野桃子,在村里后生崽面前尽显一副妖媚之态,惹得后生崽白天尽想风流事,夜里还做荒唐梦。乡里乡外,县上县下都有酒肉朋友官场哥们,要办的事情只要稍微暗示一下就顺利地解决了。

村里还有谁能活到这个份上呢?

固然有,厂区占地面积25万平方米。项目建成后生产能力为大输液500 万瓶/年、水针剂5400万支/年、疫苗1500万支/年、片剂6亿片/年、酊水剂200万瓶/年、粉针剂2000万支/年、药用食用菌1 亿瓶/年。项目达产后年销售收入可达8亿元此人就是金豆子的老爹。

这时候,金豆子也在阳台上立着,但寡寡瘦瘦的金豆子远没有村长显的威风。

其实,竹溪村并不大,也就50来户人家,说邪一点,金豆子在阳台上放个响屁,满屋场人都可品到屁的滋味。50几户人家除村东金豆子家建了楼房,再就是村西村长家了,金豆子见村长的阳台上正晃动着一颗人头,就料定是村长的。金豆子又联想到那一公一母两条调情的狗,想起把村长老婆当母狗把村长当公狗的景致,就偷着直乐。

中邪了你?金豆子的老妈听到金豆子咯咯的声音就从厨房里伸出半个脑壳,多皱的老脸上堆满了疑惑。金豆子乱七八糟的思绪便开始收拢,就开始想野桃子一样迷人的媚子,想媚子扭来扭去的水蛇腰。

晌午的时候,嫁在村西头的老姐金桃花过来了。金桃花说村长发话过来,让你去他家一趟。

金豆子说,不去。去他家他能包我上大学?他能帮我奔一个好前程?

妈让我陪你一同去。

金豆子还说,不去。

妈要发脾气哩。

发脾气也不去。

村长说有样事要与你说,不去怕不好。

望着老姐金桃花,金豆子就不好再说些什么,就默默地瞅着土路跟老姐走。在弥漫着和暧的秋日里,天是远的,云是淡的,一切都尽如人意,可金豆子的心里烦躁不安。在九月的阳光下,金桃花走出了农家少妇妖媚的风姿来。正胡思乱想着,金桃花眼面突然蹿出一个不修边幅污秽不堪的男人,男人见了金桃花就嬉皮笑脸地唱,天上掉下个林mm。

福崽,是我哩。金桃花突然把脸拉下来,嘴角也抽动了几下。

知道是你哩,我的林。

福崽的话未说完,金豆子呼地一掌拍过去,把他后半句话硬是给拍回去了。福崽仍嬉嬉笑,做一副流氓相。

弟,你不该打他。

他只是个花痴。

可他见了女人眼就直!

金桃花叹一声就默着不吭气,只领着金豆子继续往村长家里赶。

确切点说,福崽是由于女人材成于花痴的。福崽以前真是个人物啊,十九岁考上了北京1所名牌大学,很是风光了一阵子。坏就坏在这崽不能坚持最后一年为竹溪村的父老乡亲荣宗耀祖,争光添彩。快毕业的那年与同班一个风人胡扯上了,正当恋得死去活来的时候,那女人移情别恋把福崽一脚给踹了,这一踹,就给我们竹溪村踹出个花痴来,使竹溪村一举弥补了有史以来不曾有过花痴的空白。两个护送他回来的教授见了村长后又是摇头又是叹息,说福崽本应是有个好前程的,在校时就发表过几篇轰动校院的哲学论文和爱情小说,真是可惜呀。

也就是说,假定福崽不变成花痴的话,竹溪村将会闪现出一颗新星,或哲学家或文学家或两者兼之,那将会给我们竹溪村带来多么大的光荣啊,可现在废了,不行了。都为他摇头,为他叹息。最生气的自然要算村长,由于福崽是村长一手栽培起来的大学生,福崽家境清贫,村长就年年供救挤款,一直供到福崽疯疯癫癫被教授们送了回来。

金豆子说,我呸,下流坯一个。

本来,村长见人就说,福崽是个人物,真是大有可为呀。可村长错了,高兴得太早了,福崽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这是我们竹溪村的村长所料不及的,也是他最为伤心的事。那个时候金豆子就想,村长怕是也要气疯了。但金豆子失望得很,村长一直都没疯,一直都很风风光光地造作1村之长。

走近村长家门口的时候,金豆子心里就慌就乱,他见村长的人头还在阳台上晃动,时不时见村长两条粗壮有力的胳膊,在阳光下甩来甩去,像是很亢奋很激动的样子。应该说村长是望见金豆子和金桃花的,村里的一草一木均在他的眼帘之下,可是他装着没望见,仍甩着胳膊晃着脑壳只等金豆子和金桃花发言。金豆子在楼下立着,村长的老花狗龇咧着恶嘴扑过来,金豆子咆哮1声,老花狗又缩回了狗洞。只露出半张怯怯的狗脸。

村长笑笑不答,仍甩着胳膊。

金豆子又说,没事我回家哩村长。

老姐金桃花在金豆子寡瘦的上踹一腿,金豆子缩缩头就闭了嘴。金桃花送上话去,说,瞧瞧村长,我弟弟读多了书,把脑壳也读坏了哩。

金豆子机械地立着,金色的阳光在金豆子眼前晃悠,直晃的他头晕。

好好,来了就好。进屋去坐么,媚子和都在哩。村长终究从阳台上抛一句话下来,不轻不重漫不经心的模样,但那口气却容不得你去做过量的联想,他的每一个字里都渗透着一种份量,一种叫人身不由已就走进屋去的份量。

一会儿,媚子从屋里晃了出来。

仿佛早有了安排,村长老婆扯金桃花进了东厢房,媚子扯金豆子进了西厢房。应该说媚子是俏丽的,白白净净的脸儿犹如剥了皮的熟鸡蛋,一身合体的花格子衣裳和紧身牛崽裤裹在她身上,该隆的地方隆,不该隆的地方也照样隆。媚子在房间里晃来晃去,晃得金豆子直咽口水。

金豆子说,媚子,媚子你莫晃好不好,你再晃我就要头晕了。

金豆子不能不开口了。金豆子说,我来了村长。

金豆子望见村长的脸红润而有生气,经过风吹雨打和阳光暴晒的鼻子饱满而多油,挺挺地呼出一股股炽热的气来,那身量也因了居高临下的位子而显得高大威武,气度不凡。

媚子就果真不晃,嘴角抿了抿,勾着狐眼瞧金豆子。说,金豆子你眼界高哩,路上见了我瞧都不瞧一眼。说话的时候,媚子的脸就开始泛红,红得叫人极想伸手去捏一把。

金豆子对媚子说,我哪敢看你哩媚子,我怕夜里睡不踏实。媚子就笑,媚子嬉嬉嬉地说梦见我不好么?媚子缓缓地把眯成一条缝的眼光锁在金豆子脸上,盯得金豆子心里一阵一阵发空发虚。金豆子真怕往后会像福崽一样变成花痴了。金豆子狠狠地吐出一口气,尽可能把心态放平衡一些。

媚子,你莫再瞧我哩。我晕。金豆子又说一句。

媚子神密地笑笑说,金豆子,你在写小说吧?

金豆子一听,脑门上就窜出一股火来。就再也不是想捏她那张泛红的脸,而是想该如何恰到好处地扯烂她那张嚼蛆的臭嘴了。

金豆子是一直在偷偷摸摸地捣估小说诗歌之类的玩意,这事除了同学杨力谁也不知道。由于金豆子到目前为止连所谓的作都还没发表过一篇,他不敢到处张扬,金豆子怕他人说他丢人现眼,不知天高地厚。因此,金豆子讨厌媚子提起这事。

可你是村里喝过最多墨水的人。

你真会夸大,怪不村里人都说你是人精,女人精。

金豆子一惊说,媚子你不要吓唬我,我从小就胆小。

村长的那颗人头是不是是还在阳台上晃呢?金豆子盯住碗里的四个鸡蛋想。

回家的路上老姐金桃花满脸红光,像是她要入洞房似的。

金桃花说,等着喝你的喜酒哩弟。

金豆子说,你这是什么话哩姐。

金桃花说,你不是相中了媚子么?

金豆子说,我还没想妥哩姐。

金桃花,可你吃了人家四个鸡蛋。

金豆子说,不是媚子硬要我吃的么?

金桃花说,傻弟弟,吃了四个荷包蛋,就说明你已经同意了这门亲事哩。这是我们乡里的风俗,你会不知道?

金豆子说,我啷咯会晓得?我晓得,打死我,我也不吃。金桃花说,你硬是吃了?

金豆子说,我还她四个鸡蛋就是。

金桃花说,莫要挑挑拣拣的了,媚子与你是蛮相配的。村前村后有哪个女子比得了。

金豆子说,你哄我来就是为这事?

金桃花说,也是老意思,老妈说让你和媚子先交换交换感情,往后也好自由恋爱。

金豆子说,村长看上的不是我,是我爹,是我爹手上的权利哩姐。

金桃花说,你真是书读多了,傻里傻气,和福崽一样只会说胡话。

金豆子说,我清醒哩姐。

走出媚子家门。金豆子就发现自已上当了,这是村长早就设下的一个骗局,他把金豆子当作一条饿花了眼的狗,丢一只香喷喷的馒头引他去啃。金豆子的肚子里在翻滚,直想吐直想呕。可金豆子不能不承认,他极想和媚子谈一场恋爱,媚子那野桃子一样的脸总在眼前晃,可他总觉得这一切和村长没有什么关系,和村长老婆那四个荷包蛋没有什么关系。金豆子心里很气愤,他见路边躺着一条瘦狗,便猛一脚踹过去,瘦狗哀叫一声惶惶地跑远了。

夜里,西岭上的晚霞慢慢消失了,朦胧的夜色中炊烟环着屋场缓缓活动,点点灯火像小村幽深神密却又诱人的眼睛。金豆子正在潜心研究一篇小说的结尾,写的是一名当了210多年村长的老人忽然在一次改选中淘汰出局,前面写的极于顺手,自我感觉很精彩也很满意,后面就不行了。村长听到自已被淘汰后就失声痛哭,哭得哭出了人间悲哀。金豆子不知道对村长的结局该作何处理,这个时候媚子就来了。

媚子2人經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咳一声。

金豆子坐着不动。

媚子又咳一声转身就走,金豆子起身跟着媚子走,一条小路牵着媚子和金豆子一直走进村后的毛竹林子里,月光在林子里钻来钻去,驳驳斑斑地晒在草地上,夜虫的叫声叮叮当当像歌声一样活动,媚子依偎在一根粗壮的竹杆边就唱开了,数一数天上星, 叫一声亲。 满天星星亮又亮, mm是哪一颗?。

金豆子靠近媚子,望见媚子的胸在月光下隆的特别诱人,就咽一口唾味星子,喉咙里咕噜闪了几下。金豆子说媚子呀媚子,你可以考音乐学院或上戏台子妆个姨太太阔小姐什么的,惋惜窝在竹溪村这个卵大的地方,真是委屈了你哟。

媚子不理金豆子,剜了他一眼继续唱,月亮嘛出来了, 叫一声亲哥回, 山坡上留个影, 来这寻。

金豆子的心被媚子的歌声绞得春意大发,像喝了一瓶四特酒浑身潮热发涨,一只手也不知不觉抚摸在媚子浓密的秀发里。

媚子问,好听么?

好听。

媚子的眼光更是拙拙逼人,我好么?

媚子把头抬起来,香喷喷地搁在金豆子瘦骨如柴的肩上竟嘤嘤地抽泣起来。她的哭声如夜莺轻唱,又犹如雪人要化掉一般诱人上去托她一把,以避免忽然散失了。

金豆子说,媚子呀媚子,你瞧今晚的月色多么迷人,你为何要去哭哩。

媚子就不哭,望着迷人的月光说,金豆子,我第一次听你说我好,我激动哩。金豆子呀,我要告知你一个好,我爹说要培养你当民兵营长。

媚子说,我爹说你行,你就行。

金豆子又说,你爹看中的不是我,是我爹手中的权利。

媚子说,我不管,爹是爹,我是我哩。

徐徐的风从白塔河岸飘过来,月色是美好的,人便有了诸多的联想,就想趁了这月色是否是该做些什么呢?金豆子猛一把抱住媚子,两个人就幸福地滚在软绵绵的草地上。

你要娶我。

娶。

当。

媚子慵慷的模样,很复杂的泪水十分饱满地圈在眼帘里。

好。

金豆子说,我不是那块料。怕会让你爹失望。

你要当民兵营长。

后来,金豆子摇摇晃晃地往村里走去,月光在小路上被金豆子踩得七零八碎,金豆子觉得自已摇摇晃晃的样子在月光下显得十分丑陋。

金豆子的小说终究写完了。

金豆子把村长弄疯了。金豆子觉得这样不错,村长应当疯,村长疯了,这才是一个最理想最完善的结局。金豆子一直希望媚子她爹疯,可他没疯,这是金豆子没有办法的事情,但他要自已笔下的人物疯,那就好办多了。金豆子觉得写小说真好。 写小说掌握不了自已的命运,但写小说可以随心所欲地掌握他人的命运。

说起来这已经是金豆子第十九篇作品了,本来投出去的十八篇小说就像训练有素的白鸽子,按了顺序飞走,又按了顺序飞回。

夜里,村长来到金豆子家里对他老妈说,金豆子当民兵营长的事,那是癞子头上拍苍蝇,十拿九稳,只是眼下的营长还没法安排,又不能把人家给弄死,你说是不是,再等一等吧,等一等事情就妥了。金豆子的老妈插嘴说,民兵营长当不当不要紧,只是让村长你费心了。金豆子的老妈硬要留村长吃饭,村长说,不用客气,等媚子和金豆子的婚事订下来,莫说吃饭,酒都有得喝,你说是不是?村长哈哈大笑转身就走,日理万机的样子 。

一会儿,村长就被融蚀在黑暗的胃囊当中。

这以后,村长没再提金豆子当民兵营长的事,但媚子却与金豆子进入了热恋的高潮期。虽然没有结婚,但自从那夜在毛竹林里做了不该做的事以后,媚子就彻底属于他了。

这一天,老同学杨力来到金豆子家,杨力很气派,西装笔挺,皮鞋锃亮,头发一甩三道浪,牛皮哄哄的模样。杨力说他从学校毕业后就做起了二道贩子的勾当,一年光景就富得流油。他说金豆子你小子还在写那小说?小说能当饭吃,能当钱用?金豆子被同学扇动了发财的美梦,钱是一块肥肉,谁见了都会上去咬几口。

金豆子说,我又没有生意门路,除种地就喜欢写点文章了。

这季节西瓜快上市了,弄一批西瓜到广州去,准有赚头。

金豆子问,果真?

能哄你?细算算,1斤西瓜五角5,拉到广州一块多,你说有多少赚头?

金豆子1算,果真赚头很多。

你果真聪明,朽木可雕也。杨力一副样,拍拍金豆子的肩膀嬉皮笑脸地说着。

金豆子打定注意,计划弄一批西瓜到广东去。

金豆子的老妈一听,吓出一身冷汗。

金豆子说,我又不是抗洪抢险,你紧张甚么?

金豆子的老妈脸色许久才恢复了一点血色,你不是发高烧吧?金豆子老妈盯着儿子问。

我清醒着呢。金豆子说,我只是觉得愁闷,想出去转一转,闯一闯。

转你个头,你是去闯死。

死一回也值。

金豆子的老妈无话可说,金家就这一根传种接代的独苗,他想做的事,谁也阻阻挡不了。

再说金豆子主意已定,是无论如何也是阻止不了的。凭他老爹在县委办公室当主任的影响力,贷个千儿万把块钱信用社是会给脸子的。

天刚麻麻亮的时候,金豆子被村里一阵喧闹惊醒,爬起来一看才知道福崽的病又犯了,福崽看到村里栓牛叔十六岁的小闺女花儿去白塔河洗衣服,福崽的呼吸就变得急促,脸憋成猪肝色,就突然扑上去捉住花儿的手段,拖进毛竹林里毛毛草草就把男女间的事给做了。栓叔气懵了脑壳,直往墙上撞。撞了又怎么样?福崽是花痴。只是可怜了10六岁的花儿,一朵嫩花花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让猪给拱了。

金豆子自然没有心事去光顾这场花痴案,他要弄长途贩运。

没想到刚到路口,村长就把金豆子给阻住了,村长的脸阴森森的,直冒寒气。

听说你贷了5000元款。要去广东?

是哩,村长。

你是不想做人了?

你错了村长,我是想做人上人哩村长。

过几天民兵营长的事就要落实下来,你不想当了?

想,梦里都想,可我现在更想赚钱,难道你不想么村长。

村长的嘴顿时就哑了,就那么呆呆傻傻地立着,直到金豆子走远了,他那张裂开的大嘴还没合拢。

半个月以后,金豆子从广州背了1债回来,狼狈不堪的模样,像是被野鬼叩了脑壳。

金豆子让杨力坑惨了,弄了两车西瓜到广州,天就下雨,瓜就烂,金豆子的心就凉。杨力说你现在可以回家去写你的小说了,这是一篇好素材,准获奖,获国家级大奖呀。

金豆子说,杨力,你是娘养的。

杨力就哈哈大笑,一副相。

现实生活中,金豆子拿杨力崽一点办法都没有。 金豆子想,把他弄进自已的小说,就好办多了。走进家门,金豆子一眼就瞧见从县上回来的老爹,就禁不住嚎啕大哭,算是丢尽了男人的脸面。老爹却说,哭吧哭吧,纵情地哭吧。一个大男人能出去闯一闯是好事,亏就亏吧,全当交了学费买了教训。

听老爹这么1说,金豆子就不哭,情绪就高涨,就想小时候在爹怀里撒野的情景。第二天金豆子才知道,老爹这次是完全回竹溪村了,老爹已退居二线了。金豆子想,既然老爹已退下来了,自已就应当去当民兵营长,将来也许能人模狗样混出个人物来。金豆子就去了村长家,他又看见村长那颗人头在阳台上晃。村长老远就看见金豆子,但村长没开口,只等金豆子说话。

我回来了,村长。

赚了?

亏了。一塌湖涂哩村长。

你还嫩,我说过你还嫩,是否是?

金豆子一下子就愣住了,片刻,金豆子又缓缓地说,是我爹退居二线了。金豆子盯住村长的脸,极想认真去研究这张脸,可金豆子如何也研究不透这张脸。这是一张多么复杂可怕的嘴脸呀。

哪、哪我和媚子的事?

也迟了,媚子和河东的自由上了,这婚姻大事由她做主。你是个聪明人,我做爹的也不好插手,你说是不是?

我全当交了学费买了教训,我爹这么说的。金豆子又说,村长,那民兵营长的事。

迟了,人家都已经走马上任了。

村长,你让我成熟了,让我长见识了。 金豆子很气愤,村长不是个东西,媚子也不是个东西,他们看中的不是我金豆子,而是老爹手中的权利,权利没了,我金豆子也就没有任何价值了。金豆子扭身就走,头脑中乱七八糟的思绪都在逐一收拢。

路上,金豆子碰到乡邮递员,邮递员塞给他一封信,是《短篇小说》杂志社寄来的,但与前面十八封退稿信所不同的是,这次的很薄很轻,里面明显没有他的小说稿。拆开信封一看,金豆子的双手就抖,嘴角就抽搐,听村长嘲讽他的时候没流泪,大学落榜的时候没流泪,现在却再也控制不住了,泪水顿作倾盆雨。

金豆子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他的第十九篇小说终究要发表了。

金豆子抹去眼泪,直想蹦跳起来或想在地上来几个驴打滚。正兴奋着,媚子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将出来,一把拦腰抱住金豆子,像条发情的母狗在金豆子肩膀上又啃又咬。金豆子不知所措。金豆子说媚子呀媚子,你与河东的都自由上了,啷咯又来缠住我? 这样不道德哟?

金豆子,金豆子,你个养的金豆子,我早对你说过,爹是爹,我是我,我爹的话你啷咯就相信了呢?金豆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我们竹溪村的高中毕业生金豆子,顿时觉悟过来,说,媚子呀媚子,你果真是条狐狸精哟,就猛地捧住了媚子的脸,去寻媚子那野桃子般红透了的小嘴儿。

本文相干词条概念解析:

豆子

豆子读音:dòuzi,英文名称:beansorpeas物种简介各种豆科(Leguminosae)作物(如豌豆和黄豆)的可食种子。1、双子叶植物的一科,木本、草本植物都有,如“紫檀”、“槐树”、“黄豆”、“绿豆”、“红豆”、“豌豆”、“落花生”等,平常统称豆类植物,亦指这些植物的种子:豆科、豆子、豆荚(豆角儿)、豆浆、豆绿、煮豆燃萁、目光如豆。豆子植物的一种果实。豆子的种类包括大豆、蚕豆、豌豆、绿豆、菜豆、小豆等。大豆根据颜色不同分为:黄豆、黑豆、青豆等。菜豆又可分为:藊豆、云豆、刀豆、四季豆、豇豆等,小豆的颜色有红、黄、淡绿、灰、白、茶等。2、形状像圆3、古代盛肉或其他食品的器皿,形状像高脚盘:俎豆。

霉菌性阴道炎治疗法
黄金周自驾游防范头痛头晕,选择太极藿香正气口服液
儿童风热感冒中药经典方剂
芪苈强心胶囊改善什么症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